速酷小说 > 江山战图 > 第642章 内乱初生

第642章 内乱初生

  八万骁果军的大营驻扎在山阳县以南,呈长条型分布,分布在通济渠两岸,绵延二十里,基本上和运河内船队平行。≧,

  在前军大营内,司马德戡、裴虔通、赵行枢等十三人聚集在一座大帐内,紧张商量着对策,他们得到消息,宇文化及将要把他们的人头交给张铉,让这十人勃然大怒。

  司马德戡恨恨道:“原本以为除掉一个昏君,大家的日子会好过一点,没想到他比昏君更甚,早知道如此,谁会提他卖命?”

  令狐行达更是担忧,“现在他明显是想让我来当替罪羊,把弑君责任都推到我们头上,和他宇文化及无关,我们绝不能容忍!”

  “绝不能容忍!”众人一起怒吼起来。

  这时,裴虔通冷冷道:“光抱怨有个屁用,想活命就得拿出办法来!”

  众人都向他望来,司马德戡哼了一声,“那你有什么高见?”

  “办法其实就只有两个,要么逃走,要么反击,没有第三个选择。”

  “逃能逃到哪里去?几百名骑兵足以将我们轻易抓住,抓回来还是一样的砍头。”

  马文举否决了逃跑的可能,众人顿时沉默了,他们已经意识到,他们其实只有反击一条路。

  所有人都向司马德戡望去,他是军职最高之人,司马德戡也接受了裴虔通的方案,缓缓道:“我们这些人手中的心腹亲兵加起来,估计有两千人,宇文化及喜欢在龙舟上纵欲,龙舟上的守军最多三百人,我们可以用另一条船靠近他所在龙舟,这样就可以避开了岸上的守卫士兵。砍下宇文化及的人头,号召军队哗变,我们就可以趁乱逃走,当然,每人拿一笔黄金珠宝,我们下半生去南方隐姓埋名。也可以照样做个富家翁。”

  所有人都被说动了,司马德戡的方案不仅可行,而且连后路都想好了,令狐行达咬牙道:“说干就干,今晚我们行动!”

  “今晚必须行动,否则明天我们就死定了。”司马德戡一句话做出了决定。

  .........

  就在司马德戡等人商量半夜刺杀宇文化及之时,在东岸大营内,一名骁果军武勇郎将快步来到一座大帐前,对帐前守卫士兵道:“麦将军可在?”

  士兵奇怪地打量他一眼。没见过这样来找人,为首亲兵队正问道:“你是何人?找我家将军有什么事?”

  这名郎将微微笑道:“替我转告一下,就说故人来访,名字不好说,他出来就知道了。”

  亲兵队正疑惑地看了他一眼,立刻转身进帐了,片刻,一名身材雄武的大将快走了出来。他便是前大将军麦铁杖之子麦孟才,官任骁果军虎贲郎将。

  “是谁找我?”麦孟才高声问道。

  “麦兄。是我,还认识吗?”

  “你是.....沈——”

  麦孟才立刻咬住了舌头,他大吃一惊,来人竟然是沈光,他不是青州军的斥候头子吗?

  麦孟才曾跟随父亲出征高句丽,在辽东结识了沈光。虽然交往时间不长,但两人惺惺相惜,在辽河边结拜为兄弟,这一晃就过去了五六年,麦孟才没想到沈光竟然成了张铉的心腹大将。更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

  麦孟才连忙道:“进帐再说!”

  他带着沈光进了自己的后帐,沈光这才冷笑道:“给宇文化及卖命,麦兄过得很自在嘛!”

  麦孟才顿时涨得满脸通红,羞愧万分道:“贤弟骂得好!”

  “我不是来骂你,我只是想问你,你打算怎么办?是跟着宇文化及去跟瓦岗军拼命,还是有别的打算?”

  麦孟才忽然醒悟,他看了一眼沈光,低声问道:“是张铉让你来的?”

  沈光点了点头,“我家大帅对你的印象很好,说你是忠义之将,他希望你不要再替宇文化及卖命。”

  麦孟才曾见过张铉,当初就是他把麦家的一栋宅子以很低的价钱卖给了张铉,只是当时他根本没有想到,张铉有一天会被封为齐王,成为有实力争夺天下的一方诸侯。

  麦孟才叹了口气,“我怎么愿意为他卖命,说实话,我打算过了淮河后就弃官而走,回家给母亲养老去,不过贤弟若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一定会尽力而为。”

  “不是我要你帮忙,而是我家大帅请你帮忙。”

  沈光取出一封信递给他,“这是我家大帅给兄长的亲笔信,兄长看看吧!”

  麦孟才犹豫一下,但他还是接过信打开看了一遍,信中张铉说司马德戡等人很可能会发生兵变,恳请他率军保护太后和百官安全。

  麦孟才终于点了点头,与其弃官而走,还不如为大隋做点什么,这才是大丈夫所为,保护太后和百官也是他应尽的职责。

  “好吧!我答应齐王。”麦孟才毅然道。

  沈光笑道:“我也留下来助你一臂之力,我一定要把兄长带出火坑。”

  ..........

  虽然宇文化及不敢对萧皇后无礼,但也没有善待她,萧后实际上被软禁在她的皇后翔螭船内,只有二十几名贴身宫女跟随在她身边,岸上站满了宇文化及的心腹侍卫,不准她们下船一步。

  就连翔螭船一层也有十几名侍卫监视她们,萧后便约束自己的宫女,不准她们去一层,众人都生活二层和三层,除了萧后外,她的族妹萧妃和女儿杨吉儿也住在一起。

  傍晚,广陵公主杨吉儿正在帮母亲萧后梳头,亲眼目睹父亲之死使这个十二岁的顽皮少女忽然间变得成熟起来。

  她变得十分沉默,大船内也不再听见她无忧无虑的笑声,她常常一个人坐在窗边,呆呆地望着江面出神,一坐就是很久,直到宫女有事找她为止。

  母女两人都没有说话,这时,楼上隐隐传来女人哀婉的歌声,萧后叹了口气,“吉儿,阿娘怎么样了?”

  萧后所说的阿娘便是杨吉儿的生母萧淑妃,她也和萧后住在一起,因为目睹儿子杨杲被杀,她受到极大的刺激,精神有点失常了。

  杨吉儿神情黯然,“阿娘还是老样子,母亲也听见了。”

  萧后立刻岔开话题,她伸手拉住女儿的手笑道:“你梳头不行,还是让她们梳吧!”

  萧后笑着将女儿拉到身边,两名宫女上前继续替她梳头,萧后柔声对女儿道:“阿离在你房内发现了一柄短剑,是张将军送你那柄吗?”

  阿离是萧后的贴身宫女,萧后担心女儿,特让她去照顾杨吉儿,昨天阿离收拾房间时,意外地在杨吉儿枕下发现了一把锋利的匕首,

  杨吉儿默默点头,终于开口道:“那是女儿的防身武器,父皇不在了,再没有人能保护女儿,只能靠自己。”

  萧后鼻子有点发酸,心疼地搂住女儿,“有为娘在,为娘会保护你,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杨吉儿依偎在母亲怀中,片刻,她低声问道:“母后觉得张将军能杀掉宇文化及吗?”

  萧后呆了一下,随即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在她看来,张铉和宇文化及差不多,都一样的野心勃勃,都是想利用自己的政治影响来操控自己,不过女儿对张铉似乎很信任。

  萧后当然也知道张铉和宇文化及很多地方不一样,至少他不会伤害自己和吉儿,不会霸占后妃,不会虐待宫人,在这一点上他远比宇文化及值得信赖。

  而且最关键是女儿信任他,作为一个母亲,她实在不愿意让女儿在担心受怕中过日子,张铉或许能让女儿走出父亲被逼死的阴影。

  萧后抚摸着女儿的头发笑道:“张将军能不能杀掉宇文化及,其实为娘也不知道,但至少宇文化及很怕他,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我想,或许我们很快就能摆脱宇文化及的控制了。”

  杨吉儿眼中迸射出深刻的仇恨,她咬了一下嘴唇道:“女儿只希望张将军能生擒宇文化及,然后把那恶贼交给我,我要亲手杀了他!”

  萧后心中着实感到担忧,她可不希望女儿在仇恨中度过余生,人生漫长,她还这么小,必须让女儿从仇恨中走出来。

  就在这时,一名宦官在门外禀报:“太后,张医正求见!”

  萧后也知道医正张恺虽然是宇文化及的人,但他借口以验尸为由暗中帮助自己在江都宫安葬了丈夫,在某种程度上,萧后并不恨他,或许张恺给自己带来了什么消息。

  她便点点头,“让他进来!”

  萧后随即给女儿使个眼色,让她离去,但杨吉儿却没有动,她也想知道张恺会带来什么消息。

  片刻,张恺被一名宫女领进房间,他在台阶下跪下行礼,“微臣参见太后!”

  “张医正找哀家有事吗?”

  张恺向两边宫女看了一眼,低声道:“事关机密,请太后让宫人回避!”(未完待续。)

看过《江山战图》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