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江山战图 > 第529章 兵临辽东

第529章 兵临辽东

  “进来!”

  高开道已经变得十分敏感,听到紧急情况他心中便开始猛跳起来。

  一名士兵快步走进,单膝跪下道:“一支探哨被伏击,死了九名弟兄,一名弟兄重伤未死,已经被抢救过来,现在帐外等候,他说发现了重大情报,一定要亲自禀报大帅。”

  高开道暗吃一惊,城外不应该有隋军士兵才对,怎么会被袭击?

  他急忙走出大帐,只见帐外地上放着一副担架,担架上是一名身受重伤,气息微弱的士兵,他微微睁开眼睛,似乎想说什么,高开道连忙蹲下低声问道:“发现了什么情报?”

  士兵气息微弱道:“五名隋兵.....乘船走了,是....是齐郡口音......”

  没有说完,士兵浑身一阵抽搐,终于断了气。

  高开道半晌说不出一句话,他已经明白过来了,一定是张铉的人到了柳城,罗艺的信中告诉他,张铉会乘船渡海而来,那么隋军士兵乘船到柳城县,就完全吻合了罗艺的情报。

  高开道的脑海顿时变得一片空白,一种深深的恐惧从内心深处涌起,就仿佛他害怕已久的事情忽然发生一样。

  呆立良久,他转身向大帐内走去,在帐门口丢下一句话,“让宁先生来见我!”

  高开道所说的宁先生,是高句丽莫离支渊太祚的幕僚,渊太祚出于对隋朝的忌惮,并没有派正式军队和官员进入辽东,而是用幕僚、武士、商人等民间力量支援高开道。

  宁先生全名叫做宁寿德,年约四十岁,又瘦又高,像根竹竿子一样,他跟随渊太祚已有十几年,是渊太祚十分得力的幕僚,他被派来当高开道的军师,协助高开道控制辽东,

  片刻,宁寿德摇摇摆摆走进大帐,见高开道心事重重地站在地图前,便笑道:“莫非是张铉的军队已经杀到了?”

  “先生怎么知道?”

  高开道霍地抬起头,注视着宁寿德,他其实很不喜欢这个宁寿德,他知道此人其实是渊太祚派来监视自己,防止自己拥兵自立,而且宁寿德代表渊太祚,总会不由自主地表现出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令高开道十分不满,只是他需要得到高句丽粮食和兵器的支持,才不得不忍住心中的不满。

  这也是高开道坚持要攻打柳城县的根本原因,柳城县内有足以让他摆脱高句丽控制的粮食和军资。

  宁寿德眯起眼睛笑道:“罗艺不是说了吗?张铉不日将从海路杀到辽东,让我们做好迎战准备。”

  高开道心中顿时大骂罗艺,他根本没有把罗艺的信告诉宁寿德,但宁寿德居然知道的清清楚楚,说明罗艺写了两封信,一封给自己,一封给宁寿德,这个两面三刀的混蛋。

  高开道心中狠狠骂了一句,无奈,他只得将探哨发现隋军斥候的消息详细说了一遍。

  宁寿德眉头一皱,“居然听得出齐郡口音?”

  “我的手下都是清河郡、平原郡一带人,和齐郡就隔一条黄河,他们分得清楚。”

  “看来是张铉手下的可能性比较大了,但你想过没有,一条小船可以渡过渤海吗?”

  高开道点点头,“这一点我想到了,也是我最担心之处,我怀疑张铉的船队已经抵达辽东,就停泊在海边,先派斥候前来和柳城联系。”

  “那将军准备如何应对?”

  “除了迎战,我还能怎么办?不过先生不是我的军师吗?我倒想听听先生的高见!”

  高开道‘军师’两个字咬得格外重,语气中充满了讥讽,他从不承认宁寿德是自己的军师,今天他就故意用这个军师来挤兑宁寿德,看他有什么办法?

  宁寿德当然听出高开道语气中的讥讽,他心中冷笑一声,现在先不计较,以后再慢慢收拾此人,他想了想便不慌不忙道:“白狼水太窄,难以行驶海船,而小船又无法渡海,所以我推断张铉军队不会沿白狼水行军,那样反而绕了远路,他的军队应该是走直线杀向柳城,那么离我们大概一百五十里,最快明天,最晚后天,张铉的军队一定会杀到。”

  高开道摇摇头,“看来先生不太懂得渡海,渔船大多是三百到五百石,它们在渤海中有很多,渤海的风浪比东海小得多,五百石船只完全可以渡海,也能驶入白狼水,我倒觉得隋军一定会跟随补给船队,张铉军队应该是沿白狼水北上。”

  “不是这样!”

  宁寿德依旧固执坚持自己的想法,“张铉之所以联系柳城县,就是希望能从柳城得到补给,我估计他的船只并不多,粮食和士兵无法两全,粮草一定不足。”

  高开道终于对这种纸上谈兵不耐烦了,他快步走到帐门口高声喝令道:“派出两队探子,一队沿白狼水前往河口,一队走直线去海边,给我探查清楚敌军的详细情报!”

  .........

  事实证明,高开道的判断没有错,下午时分,高开道便接到飞鹰传报,在燕郡燕城县附近发现了隋军,约一万人和一支满载粮食的船队,他们并没有急于向柳城方向进军,而是在燕城县驻扎下来。

  而另一支走直线的探子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高开道连连冷笑,他不再理会宁寿德的建议,率领大军向燕郡方向开去,既然无法避免和隋军一战,那么就趁青州隋军远师劳累,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但高开道的狡诈却在这时充满显示出来,他的大军只走出不到五十里,便暗中派心腹大将杨知智率六千军从小道绕回柳城县,一旦卢赤峰率军出城配合张铉军队,那么夺取柳城县的机会便到了。

  青州军的千艘战船用了四天时间横渡渤海,抵达辽东白狼河口,张铉随即兵分两路,命裴行俨率三千骑兵迂回北上,他自己则亲率一万大军和三百艘运粮船沿着着白狼水逆流而上。

  白狼水发源于柳城郡南部的白狼山,向北流经柳城县,随即折道向东,在流入燕郡后,又折道向南,最后在燕郡望海镇注入渤海,呈一个不规则的圆弧型,白狼水河道不宽,最多只能行驶五百石的船只,过了燕郡后,河道陡然变窄,水流湍急,只能用小船北上,因此隋军船队在抵达燕城县后便停止的前行,将粮草卸入燕城县,燕城县便成了隋军的后勤重地。

  燕城县城头上,张铉和几名将领站在城头上眺望远方的医无闾山,俨如一条巨龙般的山脉从北至南横卧辽东平原上,只留下燕郡南部一条宽约百里的通道。

  数年前,隋朝的百万大军就从这条通道杀向西面的高句丽,虽然百万大军已随时光消散,但百万大军留下的遗迹还随处可见,白狼水上的大桥,至今保存着粗栅栏的大营。

  “我曾经在那里驻扎!”

  张铉指向北面的一座大营遗迹,对众人道:“那是我第一次率军北上,带领一千弟兄赶赴高句丽,现在想起来仿佛还是昨天发生的事情。”

  “但高句丽的野心从来没有平息过!”

  李靖淡淡道:“只有灭其国。才能彻底解决高句丽问题。”

  张铉点点头,“说得对,高句丽从无诚意,虽然他被迫投降,但也只是一种敷衍态度,正所谓国小而不处卑,力少而不畏强,无礼而侮大邻,可亡也。”

  这时,张铉见苏定方沉思不语,便问道:“苏将军在想什么?”

  苏定方连忙道:“卑职在想,这次高句丽会不会出兵从东线夹击我们?”

  “从目前看可能性不大,不过如果这场战役时间拖得太长,那就难说了,毕竟高开道关系到高句丽的切身利益,所以这场大战必须速战速决,绝不能拖延。”

  “那幽州军呢?”旁边罗士信接口道:“罗艺会不会派兵北上,干涉我们剿灭高开道。”

  “这个确实有可能,但我相信他不敢做得过份,不管怎么说,击溃高开道军队是我们当务之急。”

  张铉注视着远处,缓缓道:“等斥候回来,我们立刻出兵!”

看过《江山战图》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