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少年大将军 > 第七百八十章 代为下旨

第七百八十章 代为下旨

  李落步步紧逼,酒壶离颐皇后只有一尺之遥,颐皇后来不及起身,恐惧的看着李落,手脚并用的在地上爬了起来,哭喊道:“皇上,救救臣妾,他要杀我啊。”

  李落刚迈出步子,突然脚下有人拉扯,李落低头望去,只见云妃一脸痛楚的看着李落,眼神很悲伤,使出全身力气拉住李落衣摆,张着口,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李落愣了愣,杀气微微消散了些,和暖的笑了笑。

  这一笑仿佛让云妃忘记了身上的痛楚,怔怔的看着李落,只是云妃还待再看的时候,这丝笑意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李落闪身而出,挣开云妃的束缚,落到颐皇后身侧,平声说道:“喝。”

  颐皇后厉声尖叫起来,再没有半点母仪天下的仪态。

  似乎叫声惊醒了茫然失神的万隆帝,万隆帝终是没有应变之才,高呼道:“玄楼,住手!”

  李落眼中杀机一显,在米苍穹出手之前,一把拉过颐皇后,将毒酒灌入颐皇后喉中。

  殿中诸人都惊愕不动,没想到李落真的敢逼皇后喝下毒酒。

  颐皇后惨嚎一声,连声咳嗽起来,脸上的惊恐已经不是言语能形容一二,云妃方才的惨状历历在目,没想到下一个就是自己。

  李落将酒杯掷在地上,发出一声碎裂的脆响声,李落狂笑道:“好,皇后娘娘,黄泉路上有我和云妃相伴,你不必害怕,我也能告诉你当日三哥交代给我的话。”

  颐皇后心神大乱,双手扼住脖子,惨呼道:“快,快拿解药来。”

  “解药在哪里?”李落厉啸道。

  “梅香,梅香,快拿解药来。”颐皇后尖声喊道,话音刚落,张口喷出一口鲜血,狞声嘶喊。

  李落翻掌一引,跪在地上的颐皇后侍女梅香一声惊呼,不由自主的踉跄滚了过来。

  李落扣住梅香咽喉,冷寒说道:“解药藏在哪里?”

  地上的颐皇后也扭曲抽搐起来,涩哑喊道:“快去取解药来……”

  梅香也慌神了,手足无措的低吟道:“解药,解药在……”

  李落抛开梅香,沉声喝道:“萧大人。”

  一旁一直留神鹿玄机的萧百死应了一声,飞身而来,一把抓起梅香,低喝道:“和我去取。”说罢身如急电,拖着梅香出了万盛宫。

  颐皇后哭喊声越来越大,不过待吐了几口鲜血之后,就和云妃一样,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身子不停的抖动翻滚,惨不忍睹。

  万隆帝压下心头泛起的阵阵无力,喃喃说道:“玄楼……”

  鹿玄机闻言一愣,在万隆帝寥寥两个字里却隐藏着一种低沉的惧怕,不会是因为见不得颐皇后这样的惨状,而是惊惧眼前这个只有鬼气,没有人色的清秀儿郎。

  颐皇后刺耳的惨叫声渐渐隐没下去,只剩下喘息和抽泣声音,好像是一只离开水面的游鱼,拼命却又孱弱的挣扎着。

  万隆帝脸色发白,没来由的窜上一股寒气,大甘的皇后在李落眼中也是这样可以任人宰割的么。

  鹿玄机轻咳一声,沉声说道:“圣上,可要让玄机封住皇后娘娘的经脉穴道么?”

  万隆帝愣了愣神,看着李落,低声唤道:“玄楼。”

  李落静静的站在堂上,背对着万隆帝几人,看不见此刻脸上的神情。

  少顷,李落突然身子微微一颤,回过头来,跪倒一礼,轻声说道:“请皇上下旨。”

  万隆帝张了张口,似乎有些迷茫困惑,半晌才缓缓说道:“玄楼,你替朕做这些事吧。”

  李落剑眉一扬,看着还没有从刚才变故中回过神来的万隆帝,朗声说道:“常公公,重新设宴,不可再有差池。”

  “奴才遵命。”常公公连忙应了一声,带着几个宫人忙碌起来。

  “米公公,请扶皇上坐上主位,龙袍沾血,是为不祥之兆,还请取一件过来换上。”李落看似对米苍穹没有半点芥蒂,沉声说道。

  “在这里?”米苍穹错愕问道。

  “嗯,不能让骨雅尊客和朝中百官久候,取来之后服侍圣上在殿后更衣。”

  米苍穹应了一声,一条不紊的依照李落之命行事。

  李落另命殿中宫女整理散落一地的盘碟诸物,这才缓步走到颐皇后身前。

  颐皇后一脸乞求的看着李落,说不话来,只能发出咿呀的声音。

  李落长叹一声,运指如飞,连封颐皇后周身数十处要穴。

  颐皇后脸上闪过一丝红晕,面容稍稍舒展了几分,止住了呻吟声,没有直面李落,缓缓闭上眼睛。

  鹿玄机目光一凝,李落封穴的手段似乎和自己所用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精妙犹有胜之,无怪云妃中毒之后大甘诸人想起的就是此子,原来还是一位精通医道的王爷。

  李落举步走向鹿玄机,两人目光一接,半空中仿佛亮了亮,有电光划过大殿。

  李落长揖一礼,和声说道:“大甘李落,见过玄机国师,多谢国师援手。”

  鹿玄机起身回了一礼,笑道:“早知定天王有通天手段,也无须我在这里献丑了。”

  李落和颜一笑,恭敬应道:“国师远来是客,却卷入大甘琐事之中,偏生还有些难以入目,还请国师见谅。今日唐突冒犯之罪,大甘异日必有回报。”

  鹿玄机哈哈笑道:“王爷言重了,只盼不是添乱就好。”

  李落笑了笑,亲自拉过一张座椅请鹿玄机坐下,不过没有离云妃太远。

  李落和声说道:“不得已还要再请国师援手一二。”

  “好说,你们大甘朝廷如此礼待我们骨雅众人,举手之劳,不足挂齿。”鹿玄机回了一礼,和善的看着李落。

  李落抱拳一礼,环视四处,此际除了倒在地上不敢轻易挪动的云妃和颐皇后两人,其余各处与宫宴开始之前没有分别,几乎看不出这里发生过什么。

  尘埃落定,李落没有再看云妃一眼,云妃也没有再瞧李落,等知道有解药之后,两个人又和先前一般,冷漠隔阂。

  一刻,两刻,依旧不见萧百死返回万盛宫。

看过《少年大将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