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三十六年后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三十六年后

  不管百无求这么说,归不归都一口咬定那件神器是广治的。感动的那位饵岛大方师首徒差点哭出来,他也想不明白这个老家伙什么时候变成好人了?

  看到自己的‘亲生父亲’铁了心的要做好人,百无求也不打算做恶人了。当下也不再提这个话题,反正外面大雨海路又被封住了,幸好广治之前没过一段时间便回来一次,每次都带回来一些日用品。岛上存着不少的腊鸡腊肉,加上有海力士供奉的鲜活海产。在岛上住了几天之后也不觉得有什么清苦。

  大雨下了三天三夜之后终于开始放晴,不过海面那里还是有雷云密布,看样子总是要再过几天海路才能彻底的通畅。趁着这个机会,船老大带着海力士在修补船只,归不归则带着百无求一起,去了藏匿丹液的位置,果真找到了两个小小的瓷瓶和一个小小的木头盒子。百无求几次要看里面是什么,都被归不归挡了过去。老家伙说里面是不能见风的天才地宝,等到回到洞府的时候在让它看。

  原本向着用不了几天海路便可以打通,没有想到得是天晴之后又过了三十天,外面的雷云这才逐渐消失。等到吴勉、归不归等人坐上大船归航的时候,前后加起来已经耗费了三十六天。

  饵岛一日,世上一年,等到他们乘坐大船回到登州泗水号的码头时,已经是三十六年之后的事情了。当初的管事钱阿大十年前病死在码头,当年提前回来的水手们一半都已经不在人世了。好在船老大没有什么亲戚,归不归给了他一大笔钱,让船老大下半辈子不用在忙碌,可以富足的过完后半生

  船老大安顿好了之后,百无求也散了跟着他们一路的十几个海力士。在归不归的‘提醒’之下,这些充当一路水手的妖物们个个都被百无求封了海族的大将军,二愣子给了自己的一滴鲜血作为信物,证明这些都是自己封赏的大将军。

  现在码头管事是一位姓赵的中年汉子。听说三十多年前从码头走的几位老神仙又回到了这里,赵管事竭尽全力的巴结,指望他们能在两位东家的面前说两句自己的好话。

  时隔三十多年,码头的规模已经今非昔比了。经过多年的扩建之后,码头已经比之前大了数倍,连之前闹鬼的海滩都改成了码头。自从当初吴勉破了里面的阵法之后,过了这么多年在没有出现三、四十年前的诡事。

  被赵管事请到了酒肆当中,三杯水酒下肚,归不归便开始打听这三十多年都发生了什么大事。

  “太宗皇帝(李世民)十多年前已经驾崩了,现在的皇帝太宗之子李治。说起来还有一件风月事……”说到这里的时候,赵管事看了一眼四周没有外人之后,这才怪异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您几位老神仙知道现在的皇后是谁吗?就是当初太宗皇帝的妃子武媚娘,这个名字还是太宗皇帝给起的。她原名叫做武曌,后来听说是太宗觉得武曌的曌太难写又绕口,这才改成了武媚娘。

  听说武媚娘当初给太宗做妃子的时候,就和现在的皇帝李治不清不楚。后来太宗皇帝驾崩之后,她现实被送到尼姑庵里做了几天的尼姑。后来当今皇帝又把她想了起来。这才给接到了宫里,这武媚娘也是个厉害的角色,回到皇宫没有几年,便把当今的正宫娘娘挤下去了。现在太子、公主的生了好几个,母凭子贵也没谁招惹的起了。”

  “武曌,那个女娃娃现在叫武媚娘了……”听了这个之后,归不归冲着旁边的吴勉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能被父子二人做老婆,那个女娃娃也当真有些手段。不过最多也就是皇后、太后了……”

  “那就白白浪费了占祖”吴勉看了一眼老家伙之后,继续说道:“她为后也好,为帝也罢都是别人的事情。说眼前的事儿,当初徐福给广仁的私信是什么?老家伙你一点都不好奇吗?”

  “既然是要避开我们的,那早晚都会知道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他和吴勉已经达成了某种默契,两个人在饵岛上都没有说起来这件事,就连在船上都没有提到过。直到重新回到了陆地,这才说到了这件事情。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原本老人家我以为火山是带着徐福那个老家伙的口信去的,不过却怎么都想不明白,那个老家伙有什么事情是一定要他们两位大方师办的?我们几个明明刚从他那里离开,按着老家伙的性格一定会讹老人我去办的。不用你不用我老人家,却用了两个比不上你我的大方师。那就有点意思了……”

  吴勉还是有些不信归不归的话,看了一眼老家伙之后,他再次说道:“老家伙你想说火山在假传徐福的法旨?他真有那个胆子吗?”

  归不归给白发男人斟满了一杯酒之后,说道:“你我之前都想的喧兵夺主了,想的都是他有徐福的口信。如果口信是假的呢?是火山自己从占祖上面看到的呢?我们前往徐福船队的时候,正巧是处理上次海眼喷发的尾声。正是最忙的时候,你猜猜徐福会搭理火山吗?就算是亲徒孙又能怎么样?”

  两个人说话的时候,没有一点避讳的意思,赵管事有些尴尬的待在这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幸好赵管事是个聪明人,知道听了这些事情对自己没有好处。当下也不顾吴勉、归不归他们了,先把自己灌了一个酩酊大醉。最后还是码头上的伙计将自己的管事抬了回去。

  将赵管事送回到他自己的卧室之后,码头的伙计们这才离开。就在他们离开之后不久,原本还在酩酊大醉的赵管事突然睁开了眼睛。他先是用凉水洗了洗脸,随后将卧室的大门打开,悄无声息的从里面钻了出来。

  赵管事在这座码头也待了几年,在这里修了一座三进的院子。他好像鬼魅一样的走进了二进当中一座厢房当中,对着坐在当中的一位红发男人说道:“大方师您老人家真的猜对了,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已经回到这里了。刚才问了弟子几句这三十多面前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弟子说了几句,现在看起来他们几个应该对当今的皇后武媚娘很感兴趣……”

  “不用说这个了,他们还问了别的什么没有?也没有问我与广仁大方师的行踪吗?”说话的正是那位在饵岛和广仁大方师一起离开,之后又关闭了海路的火山大方师。赵管事是他几年前收的记名弟子,就是为了让他留在这里,等候着随时可能出现的吴勉、归不归几个人。

  听到了火山说到这里,赵管事急急忙忙的回答道:“弟子就是为了这个来的,他们开始怀疑到了师尊,弟子不敢耽误,急忙回来想师尊禀告。”说完之后,赵管事将刚才听到归不归、吴勉的对话向火山学了一遍。

  “到底是归不归,这只老狐狸的鼻子还真是够灵的。”火山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不过你猜到什么都没有用了,天意现在在我这里……”

  说完之后,火山突然开始运用了五行遁法,当着赵管事的面消失在了空气当中。就红发男人消失的一瞬间,房间大门打开,吴勉从外面走了进来……

  “来晚了一步……”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