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钢铁燃魂 > 第79章 敌舰来了

第79章 敌舰来了

  一手威逼,一手利诱,魏斯暂时解决了“内部矛盾”,接下来就该认真着手应对“外部威胁”了。如果不是发生了意外,按照原定的路线和速度,这艘诺曼运输舰此刻应该已经抵达塔瑟了——迟到半小时,诺曼人可能还不觉得奇怪,但超过半小时,任何一名称职的指挥官都会警觉起来,跟华伦斯方面一联络,便知晓运输舰的出发时间,这种简单的直线航程,失联的可能只有两类:严重故障,或是遭遇敌袭。无论哪一种,都要迅速派出搜索救援力量。飞行舰艇当然是效率最高的,但山林中浓雾弥漫,要是得不到可靠的指引,它们就算从这附近飞过,也难以发现坠落的运输舰残骸。不过,之前逃散了不少诺曼舰员,在不明对手底细的情况下,他们不会凭自己的力量组织反击,可一旦听到飞行舰艇的动静,他们肯定会想方设法引起友军的注意,然后领他们来这里夺回运输舰残骸。

  捋清思路,魏斯旋即苦想对策:等游击先遣队主力赶来,再携带物资转移离开,最快也要一天时间,如何才能在敌人眼皮底下争取到这一天的时间呢?以他们现有的人力和构成,主动出击缉捕、猎杀那些逃散到山林中的诺曼舰员是不现实的,或许可以先下手为强,引诱敌人的飞行舰艇下来予以重创,让它们杯弓蛇影,不敢下来跟逃散的诺曼士兵接头,又或者想方设法给敌人传递一个可怕的信息——联邦军派了战力强悍的巡洋舰前来,想要借浓雾诱歼诺曼军队的轻型舰艇,诺曼人只好调集大型战舰前来,这肯定需要一定的时间……

  所幸有了达成雇佣关系的部落壮士,魏斯的计划有了付诸实行的可能。麾下唯一的即战力帮忙找来了运输舰上的货物清单,他迅速翻查了一下,钢筋、钢板、钢制铸件、水泥、电线、烘干芸麦、罐装麦饼、罐装酱肉等等,没有一件是可以用来干翻诺曼舰艇的。作为一艘军用运输舰,它的武器库里只存放了为数不多的枪械弹药,防御性的武器还包括安装在舷侧各处战位的速射炮和机关炮——口径最大的,也就是巡防舰副炮级别,用来驱逐敌方战机还凑合,对付正规战斗舰艇,即使占得先机,也难有百分之一的机会将对方给揍下来,何况眼下连足够的炮手都没有……咋整啊?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魏斯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在这样的条件下根本不能奢望一场轰轰烈烈的胜利,他横下一条心,让部落的壮士们将货舱里的食物一箱箱搬到附近的树林里掩藏起来,自己带上步枪,对方圆五里的树林进行清场。正如他所料,那些从运输舰上逃散的幸存者没有尽数离开,有些人就藏身在树林里,以夜幕、植被以及这场浓雾为掩护,伺机行事。在求生欲望的驱动下,魏斯管不了敌人是否手无寸铁,只要赖着不走,便是他猎杀的对象,若是听到枪声自觉逃离,也就不予追击了。

  一个多小时后,魏斯兜了个大圈子回到运输舰这边,虽然只有一名游击先遣队战士镇场子,获得行动自由的部落壮士们并没有溜号或是怠工,而是埋头干活,比起华伦斯航空中转站的装卸工人,他们的个体效率自然是不遑多让。不过,人力毕竟是人力,跟机械运输没得比,按照当前的速度,即使不考虑体力大量消耗后的效用衰减,搬完所有的食品至少还要五六个小时。

  五六个小时啊……

  魏斯进入运输舰,逐一察看伤员们的伤情。这艘运输舰设有医疗室,配备了基本的医疗器械和药品,普通外伤能够得到妥当的处理,休养一段时间就能够康复,而四名伤兵之中,有两人被子弹轰断了肢体——一个失去了右臂,一个左腿当场报废,虽然及时对他们进行了断肢缝合止血处理,算是保住了性命,但基本上是没有重新归队的希望了。

  在舰桥,断腿的伤员咧嘴对魏斯笑说:“长官,您刚刚去猎貉獤了吧!”

  刚说完话,他的脸颊不自然地抽搐了几下,几滴冷汗从鬓角滑下。在阿尔斯特自由联邦,貉獤是一种在荒野树林中常见的小动物,它们像猫一样生性谨慎、行动灵敏,极少主动攻击人,却是最受欢迎的野味之一,亦是猎人们炫耀射术的战利品。

  断腿之痛,魏斯虽然没有亲身经历,但也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折磨和煎熬。他蹲了下来,以宽慰的眼神平视对方:“干掉了两个,其余的逃走了。”

  “算他们跑得快!”断腿的伤员恨恨地说。跑,对他来说,已然成为了一种奢望。

  “这些人不足为虑,真正麻烦的,是敌人随时可能到来的援兵。”魏斯一边说着,一边从舰桥外面的竖梯爬到破损的信号台,这里是运输舰的最高点,也是方圆十里的制高点。他举目远眺,射程之外的树林里,还能觅到十多个敌方舰员,正在快速移动的只有那么几个,一多半都呆在某个地方没动。如果没有外援,这些臭鱼烂虾无足轻重,一旦诺曼战舰到来,这些家伙肯定会想方设法进行联络。先前在树林里驱赶敌人的时候,魏斯就发现有两个诺曼舰员收集了成堆的干树枝,看样子是打算在合适的时候点起来为航空部队提供地面指引。

  视线上移,魏斯脸上的表情为之一滞。

  该来的总会来!

  从战舰轮廓和战斗读数来看,出现在特殊视野里的诺曼战舰属于二级巡防舰,可以说是战斗舰艇里面最弱的。这种“大王叫我来巡山”的角色,固然没有巡洋舰甚至突击舰、战列舰那样可怕的威慑力,但对魏斯及其麾下的残兵而言,它依然是个足以颠覆一切的存在!

  退出特殊视野,魏斯眼前的世界依然灰暗一片。此时已是黎明,夜幕正在褪去,浓密的晨雾继续遮蔽视线,但可视距离已经从夜晚的近乎于零逐渐增加到了三五尺,再过一阵,可能达到十尺、二十尺……可视距离的限制,让敌人的空中和地面人员无法及早发现对方,甚至可能出现诺曼战舰从几里之外飞过、地面人员未能察觉的情况。

  对,混淆敌人的视听!

  魏斯从舰桥下到甲板,唤来唯一一名可以自由行动的战士,向他面授机宜。不多会儿,他找到胡子哥和另一名部落壮士,带他们前往运输舰的锅炉舱,看看能不能将一座锅炉重新点燃。

  接着,魏斯又来到舰艏下方的侧炮位,这里一左一右配置着舰上口径最大的两门舰炮。先前魏斯已经检视过,它们是诺曼军队制式的16PIR(折合80mm)口径舰用速射炮,水平射程约35000-40000尺,对空射程约20000-25000尺;使用液压缓冲器,没有机械式的辅助装填机,战斗射速估计在每分钟6-8发。这一次,他从战斗角度进行了更加细致的观察:两门火炮都配有简易炮盾,能够为炮手提供较为有限的保护;战位上的备用弹药有四种,从弹头形状和弹种标识来看,是高爆弹、照明弹、榴霰弹、燃烧弹,并没有穿甲弹。之后,魏斯又对弹药库里的炮弹进行了快速清点,这小小的弹药库里,16PIR口径的炮弹仅有60发高爆弹、24发照明弹、60发榴霰弹、36发燃烧弹,全部装在三发一箱的木制弹药箱里,这点儿储备量跟战斗舰艇当然没得比——很明显,诺曼人根本没有考虑运输舰卷入舰对舰交火的需要,高爆弹和燃烧弹是用来对付地面目标的,而榴霰弹是用来对付敌方战机的,照明弹则是考虑到夜间作战的需要。

  在点算弹药的过程中,魏斯脑海中的作战思路愈发清晰。等到点算完毕,他捋起袖子,将高爆弹和燃烧弹各搬了4箱出来,均摊到那两处炮位上,再加上常规备弹,每侧可使用高爆弹15发、燃烧弹15发、照明弹2发、榴霰弹4发。

  备弹完毕,魏斯又花了一点时间熟悉这种诺曼舰炮的操作方式。通过洛林游击战的历练,他对诺曼军队各种常规制式武器的熟悉,俨然达到了跟联邦军武器相当的程度。经过这么一番整备,他再次观察敌方战舰的方位,发觉敌舰是在空中走S型航线,这样做虽然放慢了推进速度,却可以最大限度地铺开侦察面。

  底层舰舱依然没有明显动静,魏斯亲自跑了一趟锅炉舱,锅炉这会儿刚刚点着——先前紧急消防喷水将外面的煤炭都弄湿了,好几个煤仓也泡了水,部落的壮士们只好从较远的煤仓扒拉干燥的煤炭过来用,所以耽误了不少时间。浇油、点火,重燃锅炉,之后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产生足够的蒸汽来推动蒸汽机运转,然后才会有机械轰鸣声响起。

  就这样干等着?

  当然不!

  烧锅炉、开机器,根本连辅助战斗都算不上,胡子哥和他的部落壮士没理由反水。这两个人,一个对付锅炉,一个搬运煤炭,时间不长,完全可以应付。于是,魏斯让麾下的“自由人”去外面再找两个部落壮士回来,然后亲自跟胡子哥交涉一番,要他帮助自己将一些炮弹从运输舰的弹药库搬运到附近的树林里去。在这之后,他回到舰艏,选择左侧炮位,打开炮闩,搬出一发照明弹,将延时调整到最大,装填,转动摇柄,把火炮的射击仰角调整到45度,水平射角跟舰艏相齐,深吸了一口气,猛然拉动炮绳……

看过《钢铁燃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