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夜游记 > 第2359章 46 我在**是太监之谁是小春子

第2359章 46 我在**是太监之谁是小春子

  出现在二楼的不是别人,正是一身高贵服饰的朱玉离。她是听到朱正喜那熟悉的声音才出来,情急之下,这弟弟却是成了她关心的一个人了。

  要学习各种礼仪,却有专人教导。朱玉离早年曾跟随女侠江上波在江湖行走,那心也是随意在天地之间。而师父无声无息的消失不见,给她的心灵上还是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打击,好在她已经长大成年。虽然跟着江上波历练不少时日,但一旦江上波不在身边,她也觉得有些孤单。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颜春闯进她的生活,才成了她消遣的对像。

  还好,朱玉离自小聪明异常,又有文武全才的江上波授艺、一身文武艺学习各种礼法还是很快的。当她从生母那儿听到了自己的真正身世,便有了带颜春去的想法,只是不便于开口,而她可是看出来,颜春无论如何跟金凤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是一个普通女人都容忍不了的,更何况她是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身份,那又是何等的尊贵,而一旦在宫中传出这些事,那对自己,对自己的侈娘都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这是现产的她不允许的。

  只有彻底让颜春死了心,自己才高枕无忧。

  “你怎么一个人就来了,爹娘身体还好吧?”朱玉离还是神色冷峻的看了一眼朱正喜。

  朱正喜胆子大了,就是这姐要欺负自己,也只有这几天时间,要是这几天一过,就是自己想让这姐来欺负,都没有机会。这姐是他的亲人,也是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份子。

  “我们本来蝇三个人来的,现在颜春跟狗儿三就是不想到这边来,说怕影到你,我知道这几天一过,颜春有可能就天天跟你见面,而我一生中还有没有机会那就是两说,我也是一时无可奈何了。”朱正喜说这话时,难免有些伤感。

  “什么?颜春也来了?”还没有等到朱正喜话声一落。朱玉离也就脱口问了出来。她担心,要是颜春知道一些什么,那自己的计划还能实施吗?他还会一如即往的钟情于自己吗?自己以后的日子要是没有颜春,那才孤单。“他知道了什么?”

  “他什么也不知道?本以为三个能在这看到你,却是碰上曹公,曹公一出来,他们两个也就自己回去了,刚才我们说好了,他们两个就在前面的樟树林的草地等我的。”

  一听弟弟的话,朱玉离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他不知道就更好。你看到些什么,听到一些什么都不要跟任何人说也去,要是让颜春知道,或者会给你带来不测,最坏的情况有可能会连累你连累咱爹咱娘。”

  “行。”看到姐姐这么急燥的说出这话,朱正喜保证的说。朱正喜还是少年心性,想起赌钱曹公的话:“姐,那刚才我看到那边有人准备案板绳索之类的是,是准备宰只猪再回去京城吗?”

  “你不知道无影的事就不要说出来,不要跟任何人说,包摓颜春。”朱玉离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弟弟眼睛这么独到,要是真看什么?传给了颜春,让颜春察觉改变想法,那怎么成?这么一想,有了留住弟弟的心事。

  “要不这还有三天时间,你就在这陪姐姐三天,我让人去把这事告诉咱爹咱娘,他们也就不用担心成不?”朱玉离平时对弟弟也就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而现在却是感到这样的亲情将一去不在,倒是改了以往的性情变的温和起来、

  朱玉离的变化太快,都让朱正喜不知道那个才是真的朱玉离。

  “咱爹咱娘年事已高,你也知道娘的身体一直都不是很好,我还得回去照看一下。要不姐,我明天再来吧?”朱正喜担心有变。想要快跑,他感到这姐也有了明显的变化,那是一种感觉上的,但实际他也说不上来,哪儿有变化。

  “你照顾娘?”朱玉离有些好笑:“是娘照顾你还差不多,自小到大,你有几天吃饭不是让家人叫的。你一玩儿就是不没有个正形。爹娘的事,你不用多心,倒是好好在这陪姐姐三天,明天第三天我送你回去,然后姐姐就要跟着他们去京城了,到时这栋院子你来收拾,我跟夫人说好了,这院子以后也用不着了,也过到你的名下。姐希望你好自为之,好好的孝敬爹娘,或者有一天咱一家人还有见面的时候。”

  “姐,我刚才听曹公说有一个叫小春子的也要跟你一起去?这小春子是谁呀?靠不靠谱?”这想法在他心里憋了好一会,刚才一直没有机会问出来。

  “你问这个干嘛?我告诉你这话不准乱说。”朱玉离心慌了一下。这事要是透出去,铁定颜春这事不能成行。

  这时,下面想起一个声音:“小桶子,你上去看看那个小殿下有没有学完,待会儿夫人要上去抽查呢?”

  说这话的声音尖,正是曹公。

  一个同样尖声音响了起来:“好的,小的这就去看去。”说完小桶子的脚步了就响了起来。

  朱正喜何等聪明,这么一来倒是明白了一大半。“姐姐,你不会是要把颜春也变成他们那种人吧?这样颜春不恨你吗?”

  ‘你想哪去了?怎么会呢?再说了,我可是很喜欢颜春的,我怎么会让他成为那种人呢?”当着弟弟的问话,朱玉离只得暂时措词。只要不承认这个事实,同名同姓同字的大有人在。小春子也不一定就是这一个。

  “姐,这颜春要是后为恨你怎么办?”朱正喜绕开这个话题,从侧面说。

  “还能怎么办?那是他当初自己写了保证书的,同意为了我去接受宫刑,这我心里也雄过,但我也想看看他说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你放心姐姐也舍不得。”朱玉离倒是警觉到自己失言。

  对走近的小桶子说:“小桶子,把我弟弟带去客房休息,好好陪着他,这三天不要让他离开半步。要不曹公可不会绕了你的。”

  (未完)

  。

看过《夜游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