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三国醉龙图 > 第一百八十五章.郭嘉的不治之症

第一百八十五章.郭嘉的不治之症

  这一上午的练习赛中,王梅就只教女兵们过肩摔,并不是因为其技穷,而是因为王梅知道有些招式就算知道的多,但是不会善用等于白费。[燃^文^书库][www].[774][buy].[com]

  不如等到众人学习差不多后,在传授其他招式,单凭这一招过肩摔就足够她们连上一段时间的。随后王梅又多次做了亲自演练,将这招过肩摔分解成一个个动作来传授,所以这招式很简练,并不繁琐,大多数女兵在第一时间内就已经熟知了,剩下的就是勤练了。

  感觉到女兵差不多已经能够熟练掌握过肩摔的技巧后,王梅又先后教了大家大擒拿和小擒拿中的一些妙招。

  那些女兵在对练时当看到自己以极为轻松的方式就将对方锁住动弹不得时,不禁大吃一惊,心中的优越感也陡然飙升。随后王梅又制定了一下体能拓展训练,就是更进一步的激发出女兵们的潜在体内,并从训练中挑出一些优秀的女兵作为领队。五人为一组,选出一人为伍长,十人又为一什,选一人当什长,百人中在选出一伯长。

  然后在根据不同人的体质教学不同,体力大且速度迅速的教学大刀,体力大且速度缓慢一些的为刀盾兵,体力小而敏捷的教学匕首,体力小而速度一般的则教学长枪。

  随后又做了一些测试,弓箭和飞刀测试,凡是在这方面又天赋的则重点培养为神射手和飞刀手,毕竟在这两方面祝融和吕玲绮可是一等一的高手。那飞将军吕布的弓箭之术可不是一般武将能够比拟的,除非赵云、太史慈、夏侯渊、黄忠、甘宁这样的猛将可以一比。

  吕玲绮虽然不如其父吕布,但是从小在其身边认真求学,深受其真传,那弓箭之术也差不到哪里,虽然比不上现如今的一些超一流猛将,但是能够挂在其后也不是问题。再说那祝融的飞刀之术可是整个时期中最为一流的,毕竟没有多少武将善使飞刀,在这两人的亲自训练下,女兵们的弓手和飞刀之术迅速上了一个档次。

  值得一提的是,在有了王梅的加入后,那些女兵们自信飞涨,每天回去后就大肆宣扬,尤其是王梅那一番精彩的演说,受这些女兵们的感染,不断有一些女子前来加入。

  而在短短的时间内,女兵由原来的三千人一直扩展的五千之多,几乎接近六千的数目,使得女兵的战斗力增加一倍。而每天女兵们在训练休息的时候聊的最多的话题就是,自己昨天回家后用什么招式狠狠制服了自己的丈夫,如今对方已经不敢随意辱骂和殴打自己,自己在家中的地位也在不断上升。

  而最受益的应当说是赵煜,有了父母亲的帮助,赵煜则更为清闲了,何况两人般用二十一世纪的训练方式也让自己大开眼见,为何自己当初就没有想到这一点。

  奈何那时候自己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整理这些,时间都用在出征打仗上面了,就在自己父母亲帮助自己管理军事时,赵煜也在蔡琰和甄宓的引荐下,与那华佗的孙女华颖相见了。

  虽然其年龄只有十五六岁,但是已经长得五官精致,肌肤雪白细腻,一双秀眉犹如柳月,那双美眸更是小巧诱人,就连那琼鼻也是犹如点缀一般,上面一颗小黑痣更是讨人喜欢,滴水般的樱桃小嘴显得粉嘟嘟。在往下看去,其********的妙龄身材也难以被那衣裹阻挡,不禁让赵煜难以相信这是一个未成年的小丫头。

  若非是在这东汉末年,倘若是在二十一世纪中,赵煜一定相信对方是从小吃了什么三聚氰胺之类的东西催化而成的,莫不是对方学医的会隆胸?不过这古代有隆胸这行业吗?

  赵煜是在学堂里见到的华颖,当时对方正在授课,蔡琰想要告知对方一声,却被赵煜阻拦了。随后三人一直等到对方下课后才相见,对此华颖对赵煜的第一印象十分欣赏,由于蔡琰和甄宓两人还要授课,故此只有赵煜和华颖两人,便结伴来到学堂一处安静的地方。

  “华颖姑娘如此年轻就有此医术实在是让在下佩服?”赵煜开口优先赞叹对方的医术,打算进一步博得对方的好感。

  却不想华颖听后只是摇头一叹道:“华颖医术在怎么了得也救不尽天下诸多受苦受难的百姓们。”

  对方的一句话使得赵煜陷入沉思中,更是为对方的那种年纪轻轻就为国家百姓担忧的想法所佩服,缓缓道:“天下之大非一人所能够救济,华颖姑娘无须如此自责,何况正是有了姑娘这样的人出现,才使得更多的百姓得以健全,这已经是非常人所能做到的。”

  忽然华颖开口问道:“不知华颖有何能耐劳烦大人与百忙之中前来相见?”

  见对方问到自己,赵煜也不想有所隐瞒,直言道:“赵煜有一事相求,我结拜兄弟郭嘉如今身染重病,还请姑娘出手相救。”

  华颖惊异道:“就是那个以智谋戏袁术,破袁绍的郭嘉?”

  赵煜连忙急着说道:“这是此人没错,还请姑娘出手相救。”

  华颖不以为然道:“救人之事乃是我们医生的根本,只不过华颖尚不知郭嘉先生的病情,还须看过后方能对症下药。”

  “若是我没猜错的话,我那兄弟所得病症应该是伤寒症无疑。”赵煜想了想道。

  “伤寒症?倘若真是如此,那只怪华颖无能,这等病情属于内科疾病,华颖实在是好无能力救治。”华颖说完一脸认真的看着赵煜,那表情看来不容有假。

  却不想赵煜听后心中一片混沌,难不成自己的好兄弟郭嘉当真要英年早逝,但是心中仍旧抱有少许希望道:“或许伤寒症只是在下猜测而已,不如姑娘随我一同前往,由姑娘亲自为我那兄弟诊断一下。”

  “既然如此,那华颖就随大人走一趟了。”

  一路上,赵煜心中不断的祈祷着,对于郭嘉的病情其实他自己根本不清楚,只记得历史书籍中有过记载说是郭嘉因为身体弱,又连年征战刻意隐瞒病情,从而又导致水土不服,使得伤寒症早发而亡,之前与郭嘉一同出征见其时有咳嗽,而且茶饭不香,所以才猜测与那典书中记载一样。

  当两人好不容易来到郭嘉家中,正看到郭嘉与赵天佑相对而坐,激烈着在桌前的地图上争论着什么,等到赵煜两人走近,他们二人才发现,纷纷起身向赵煜施礼,被赵煜拦住直接想两人引荐道:“这位就是华神医的孙女华颖姑娘。”

  “见过姑娘。”

  “这两位,一位是我的兄弟赵天佑,这一位就是我旗下第一谋士也是我的好兄弟郭嘉郭奉孝。”

  得知面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就是郭嘉,华颖多少有些意外,有些敬佩道:“久仰先生大名。”

  郭嘉万没有想到,赵煜会亲自去找医生为自己看病,心中大为感动:“主公今次带华姑娘前来,莫不是要为奉孝治病?”

  赵煜忙说道:“嗯,今日我正巧碰见华颖姑娘,就请她来为你诊断,华姑娘的医术非常了得,奉孝只管放心。”

  “华颖并非大人所说那番厉害,身为医者,医治病人理应竭尽全力而是,对于先生的病,先让华颖看过才是。”华颖说完后,郭嘉便只身让座与华颖相对而坐,任由对方为自己把脉诊断。

  而赵煜与赵天佑两人则一脸严肃的立在两旁,不敢吭出声来以免打扰华颖的诊治,随着时间一妙妙的流失,赵煜从华颖的举动和神情观察,猜测出郭嘉的病情不是那么简单,果然…

  在几次的把脉诊断观察后,华颖一脸凝重的起身冲着赵煜微微一欠身道:“请大人恕罪,郭嘉先生的病,华颖实在是无能无力。”

  一听说郭嘉的病无救,赵煜顿时慌了神,不可置信道:“不可能,华姑娘乃是当今神医之孙,理应继承神医之术,这天下怎么还会有你治不好的病呢?”

  华颖深知他的心情,见其为了臣子们的并且如此担忧,心中多少有些感动,慢慢说道:“先生的病确实是伤寒症,此疾病乃内科,而我华氏主治外科,虽然也多少医治内科疾病,但是这伤寒症非寻常病症,想必就连我爷爷也难以根治。”

  这伤寒症当真是不治之症?赵煜的心中有些彻底崩溃了,想象着可能会随时失去郭嘉这个好兄弟,赵煜不知是怎么样的心情,“难不成就这样子让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兄弟病死,而不知所措吗?”

  看到赵煜那番感触,郭嘉也是感动不已:“主公不必忧伤,嘉今生能够有幸辅佐主公,实在是知足矣,嘉有何能耐劳烦主公为我如此伤神。”

  “两位不必如此难过,虽然华颖不能诊治这种病情,但不代表此病真的无救。”忽然,那华颖的冷不防的一句话顿时引得两人惊讶不已,赵煜早已经抛开一切闪电般的冲到她面前,不顾一切礼节,紧抓着她的两只手激动的问道:“姑娘当真有其他办法救我兄弟?若是姑娘能够救我兄弟,赵煜愿意答应你所有请求和条件,哪怕是以身相许也可以,哦,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哪怕是上我付出一个州郡的代价,我也愿意。”

看过《三国醉龙图》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