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就问你气不气 > 第368章:林医生
  诗会才刚开始不到一个小时。

  唐健就已经高调地装了几把逼,啪啪啪地打了老王父子以及那个眼镜男子的脸。

  看着刚写下即将风干的“赠张伯”三个字,唐健心里很是满意,据系统说,这是最牛逼的关于中秋的一首诗词。

  而且这不只是一首简单的诗词,还可以改编成歌曲来着。

  当然,这兑换的怒气值也就理所当然地比其他诗词还要贵。

  “走了!”

  唐健摆了摆手,拿起这幅《明月几时有》的诗词,兴高采烈地跟刘雨嫣一起走了出去。

  这臭小子!

  刚过来装了几个逼就要走了!

  虽然还没过足瘾,但刘爸的心里也已经很满意了。

  这臭小子可是给他脸上沾了不少光啊!

  就连顾老都被这臭小子的书法作品给深深折服了!

  最重要的是唐健狠狠地打了老王的脸,帮他报了当年被老王写诗羞辱的一诗之仇!

  看着老王现在这比猪肝还要难看的脸色,他的心里就爽得不行。

  “这臭小子,这么好的一首诗,竟然连我都不给!”

  刘爸看着唐健跟女儿离去的背影,然后没好气地说着。

  老田鄙夷道:“你丫就偷着乐吧!特意带准女婿过来装逼就算了,结果最后连一幅字画都没有给我!”

  刘爸得意地笑道:“好吧!看在你这么瞧得起这臭小子的份上,这一幅《竹石》就送给你好了!”

  忍痛割舍啊!

  越是喜欢这些书画,刘爸就越了解唐健这臭小子的作品是有多么的优秀!

  如果不是关系好得一批的老友,他可不舍得赠送出去。

  哪怕是唐健送给老王,骂老王的那几首诗,他也不肯让老王拿走,免得糟蹋了这么好的书法!

  说到这个,刘爸突然冷嘲热讽地说着:“既然老王不要这几首诗,那我就打包回去!到时候带每天看一遍,心情也能好上几分啊!”

  怒气+150……

  怒气+170……

  老王冷哼一声,实在受不了这个气,转身朝着更里面走去。

  ……

  片刻后,回到刘雨嫣家,唐健拿着老丈人的道具装裱着刚才写的这一幅字。

  看了看时间,现在还不到十一点。

  飞机是十二点的,现在赶过去还绰绰有余。

  想想也有三个多月没回京城了,这次回去,唐健的心里还是有点小紧张的。

  一开始,他很担心张伯知道自己的心脏病已经好了这件事。现在,他还是有点担心,但这种事情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

  到时候只能胡扯成医学奇迹了吧?

  反正张伯总不可能拿自己去切了研究吧?

  “对了!还要盖章!”

  刘雨嫣说着,然后在抽屉里找到她爸专门给唐健雕刻的印章。

  一共有大小两个,大的在家里。小的自然被他爸带过去利用唐健装逼显摆了!

  “嘿,差点忘了这个!”

  打开印泥,用力地压一下印章,唐健哈了一口气,然后稳稳地在纸上印下了自己的大名!

  “完美!”

  烘干字迹后,唐健卷起这一幅诗词,干脆提前赶往机场,如果可以转早一班的飞机,还能省下一些时间。

  下午两点。

  唐健二人赶到了京城。

  半小时后。

  打车进入到了张伯居住的小区。

  唐健看着这熟悉的地方,介绍道:“对面拐角的那个小区就是我以前居住的家,不知道现在住的是什么人。”

  “那要不要回去看看?”刘雨嫣问道,关于唐健卖了房子离开京城这件事她也听唐健说了,那时候或许唐健并没有钱,所以才会卖掉住了十几年的家吧?

  又或者是决定回老家后,就没打算再回来京城居住吧?

  “张伯还在买菜,那咱们上去放好东西再过去看看!”

  上次离开京城没多久回来时,二哈患了抑郁症,嚷着要回家,那时候他带着二哈回去看了一遍,家的门锁已经换了,但房子里却没有人。

  如今过去三个月,肯定已经有人买下房子入住了。他的心里也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家庭代替自己住进了这一个家?

  在小区附近的超市里买了一份中秋礼品,唐健带着刘雨嫣朝着那个住过十几年的家走去。

  既然想看一下,自然不能空手过去。

  走了不到十分钟,唐健看着前面的小区,看着这熟悉的街道、树木,心情莫名的舒缓了许多。

  这里承载着他十几年的回忆,一草一木,就连雾霾都是那么的亲切。

  只可惜人这一生,没有任何东西是可以永恒的,不管是这个家,还是生命,都总会有失去的一天。

  “就是这里,三楼。”

  唐健抬头说着,也不知手里提着的刚刚特意买过来的中秋礼品会送给怎样的有缘人?

  对方又会有什么反应?

  本着好奇,唐健带着刘雨嫣朝着楼梯的位置走去。他没有选择搭乘电梯,而是想更多的感受一下这熟悉的楼层、熟悉的地方。

  “正前面这个就是了。”

  唐健刚说完,顿时眯了眯眼,“怎么这锁没变?”

  上次带二哈回来看一下的时候,明明这锁已经换了一个新的,但现在这锁又换了回来,而且换的还是他不可能看错的那个用了十几年的家锁!

  “是不是对方换了一个同类型的锁?”刘雨嫣说着,正常情况下,买房的人都不可能用别人用过的旧锁。

  唐健摇头,按了一下门铃,说道:“不,这锁肯定是以前家里哦那个锁!之前我回来看过一次,那时候明明换了新锁的,但现在又换回原本的旧锁了!”

  迟迟没有回应。

  估计这房里的新主人不在家吧!

  这时,附近一套房子的门开了,一个五六十岁的大妈有点疑惑地看着唐健二人,说道:“你们是找林医生吗?她应该在上班,没在家。”

  “林医生?”

  对于眼前这个邻居,唐健并没有印象,以前住在对面的一家子他是认识的。但去年年底搬走后,换来的这个新邻居他就没有接触过了,因此二者碰面都不认识。

  唐健好奇地问着:“您好,住在这里的是一名医生啊?“

  “你们不是过来找林雪林医生吗?”大妈疑惑道。

  林雪?

  这是女医生?

  唐健说道:“以前我是住在这里的,今天回来就是想看一下我搬家后哪个家庭搬了进来,所以特意买了点礼品过来拜访一样。”

  “这样啊!我也是今年三月搬到这里的。林医生好像是七月的时候搬进来的,我只知道她是医生,而且还是自己一个人住在这里。”

  七月?

  也就是当初卖房子给房产公司后没多久就转给这个林医生了?

  一个人,住二房一厅?

  还是说这林医生跟张伯认识?

  是张伯介绍她,所以她才买下了这个房子?

  毕竟当初房子里的家具家电什么的他都没带走,如果对方不嫌弃别人用过的话,那可是能省下不少钱!

  “好的,那可以麻烦您等她回来,帮我送这点礼品给她吗?”说这话的时候,唐健跟刘雨嫣都觉得有点尴尬,毕竟拜托别人帮忙,结果却没有礼品送给别人。

  再过去买的话,就有些多此一举的意思了。

  对方接过礼品袋,说着:“没问题,我会帮你们转送给她的!林医生是个好人,上次我那老头子哮喘发作,要不是林医生偶然听到然后第一时间找来救护车,我这老头子可就活不成了啊!”

  这就是拥有一个好邻居的好处了!

  唐健突然很想拿出还保留着的没有丢弃的老钥匙,看一下能不能把门打开。

  从表面来看,这绝对是那个用了十几年的家锁。至于锁芯,不知道有没有换掉?

  告辞了这位大妈,唐健跟刘雨嫣走回了张伯家,倒也没有再想着这个家以及那个林医生的事情。

  坐在张伯家的大厅沙发上,刘雨嫣有点小紧张地说道:“我要做点什么比较好?”

  “吃零食,看电视!不用这么紧张的,就当是自己家就行!”

  唐健打开了电视机,当做是回了家一样轻松。

  而这里也算是他的另一个家吧!

  毕竟逢年过节,或者是张伯放假的时候都会让他过来吃饭。父亲去世后,那几年里更是每天都在这里吃饭。后来长大了,独立了就没有每天过来,然后过上了死宅的生活。

  刘雨嫣可做不到唐健这样,她总觉得自己应该要做点什么才行,否则等会儿张伯跟张伯娘回来看到自己这么懒散地吃着零食看着电视,那岂不是给人的印象很不好?

  “那我还是扫一下地好了!”

  说完,刘雨嫣看着一尘不染的地板,又道:“这地面好像不用打扫……”

  唐健笑笑道:“都说了坐下来吃零食,看电视就行了!”

  “嗯,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要收拾的。”

  刘雨嫣直接走进了厨房,这紧张得不干点活儿都不行的样子,看得唐健都有些好笑。

  他们认识了三个多月,在一起快两个月了,还是头一回看到刘雨嫣这紧张得跟无头苍蝇一样团团转的样子。

  随她找点家务活干吧!

  否则这心里啊就不踏实!

  到时候张伯他们回来,看到这么贤惠能干的“儿媳妇”,心里也会替自己感到高兴。

  厨房里。

  很快传来了洗东西的声音,然后刘雨嫣的声音传了出来:“张伯的女儿今天不过来吗?”

  唐健不清楚,说道:“应该不过来吧?她嫁的比较远,一般都是暑假或者是她父母生日的时候才会过来,然后就是过年的时候带孩子过来探望一下。”

  女儿嫁得远,这对父母来说都是无奈的一件事情。

  刘雨嫣深有同感,因为以前她父母就说过不许她嫁得太远,毕竟就她一个女儿,如果嫁得太远,基本上就相当于连女儿都没有了。

  而张伯夫妇也就只有一个女儿,所以刘雨嫣很能体会张伯他们的感受。

  “女儿嫁得远,父母的心里肯定不好受吧!”刘雨嫣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难怪他爸下了铁规,说他们结婚后可以不跟父母一起住,但住的地方,正常开车过去不能超过两个小时。

  否则如果一南一北,连坐个飞机都要两三个小时的话,那么这女儿就真的是有去难回了!

  唐健嗯了一声:“等张伯再过两年退休了,到时候他会离开京城,去女儿的城市定居。好在现在交通也比较方便,否则一年都见不着两次。”

  聊着聊着。

  很快,张伯夫妇回来了。

  “张伯,伯娘!”

  唐健从沙发上站起来叫着,快三个月没见面了,唐健突然发现张伯的两鬓竟然已经有了稀疏的几缕白发,就连脸上的皱纹也有点明显了。

  “晒黑了,也壮了!”

  第一眼看去,张伯就看出唐健跟离开京城那时的区别,以前唐健足不出户,一年到头都没怎么出门,所以他的皮肤白嫩得连女人都羡慕妒忌,身材也是虚瘦得一看就缺乏营养。

  现在,他的皮肤有点麦黄了,身材也比以前壮了几分,起码看不出他是一个羸弱的小子了。

  “气色也好了许多!”张伯娘眉开眼笑地说着。

  这时,刘雨嫣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有点小忐忑地叫道:“张伯好,伯娘好!”

  “这丫头,刚才就揽活儿干了!”张伯娘看着刘雨嫣微笑地说着,这姑娘很俊很漂亮。早在她们怀疑唐健跟刘雨嫣的关系时,她们也自然而然地关注起了刘雨嫣。

  虽然她们对明星也不是特别的喜欢,但刘雨嫣看起来还是挺不错的,起码她们觉得这姑娘看起来没有那些妖艳货色那么媚,那么俗。

  “因为她紧张,担心。想给你们一个好印象,怕你们觉得她哪里不好。”唐健笑笑的戳穿着。

  刘雨嫣幽怨地瞪了瞪眼,小脸蛋不由地泛起一抹红晕,她接过张伯娘手里提着的菜,逃了似地说着:“你们也一段时间没见了,我先去做饭,你们好好聊聊。”

  “这傻丫头!”张伯娘好笑地说着。

  倒是真诚的一个姑娘!

  连脸蛋红得都这么自然!

  张伯认真地看着唐健,虽然快三个月没见面了,但时不时他们还通一下电话。

  现在,唐健给张伯的感觉就是变了!

  不仅仅是身体身材变了,心态也变了!

  但这些变化都是好的,说明这三个月来,这孩子经历了不少开心的事情吧?

  是因为这个叫刘雨嫣的姑娘而改变的吧?

  “最近身体怎样?”

  职业病来了,每次张伯都总会问到这个。

  早在一个月前,唐健就已经撒过谎说已经没事了,连药都可以停了,虽然张伯不怎么相信的样子……

  他又是有点敷衍地回答:“好很多了,已经没事了。”

  然后问道:“对了张伯,你认识现在住在我以前那个家里的林医生吗?”

  说完,唐健发现张伯的脸色好像变了一下,变得有点诧异?或者说是慌张?

看过《就问你气不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