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机智笨探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恐怖死亡信息 28
  

  “很简单,那是因为这段说话的声音,是从一个播放器里播放出来的。”

  说着我再一次播放了语音留言。

  “今天你一定要死。”

  这一次大家在我的解释之下听到了这句话,所有人都恍然大悟。

  代霏叫道:“啊。我知道了。这是有人把之前的一个语音保存在手机里,然后再从手机播放给死者的手机。”

  我点头说道:“没错。”

  我抽了一口烟,看着被被俘的李彦等三人。

  结地不仇独敌学接月酷克孤

  我笑道:“当我听到语音留下的信息,我一直在想,凶手极有可能是一个女人。不过当我知道,这一次追思会所邀请的人,全部都是赵子龙拳迷会的人,我有所保留了。也正是因为这一条语音留言,让我始终想不明白,假设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悄无声息的杀死这么多人。而且还有那么多男人。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那杨俊海他们是怎么死的?他们可全都是死在自己的房间里。”

  结地不不独艘察接阳孙阳独

  肖吕邰看着我问道。

  结地不不独艘察接阳孙阳独  我急忙提裤子,跑出了洗手间。

  我说道:“这个方法也很简单。”

  我转头看了看被俘的李彦等人。我冷笑了一下,还没等说话。

  代霏抢道:“你可真是笨,假如一个人在睡觉或者疲乏的状态下,要勒死一个人太简单了。”

  我继续说道:“除了吴国风是死在三楼的公共洗手间之外。是丘静静死在一楼的杂物房。而其他人,全部都是死在自己的房间里。这太好解释了。杨俊海,是凶手杀人的目标。杨俊海较难对付,不过这三个人,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艘科远地独结察陌阳方地主

  说着我指了指被俘的李彦、潘航、杜伊特三人。

  潘航看着我骂道:“你少废话,事已至此,我们都被你们抓住了。要杀要剐随你们了。”

  我摸着下巴说道:“我不懂,生命那么可贵。你们几个人为什么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呢?”

  李彦骂道:“放屁。像赵子龙这群畜生,根本不陪活在世。”

  我叹口气,看着李彦那愤怒的样子,或许我能明白,在李彦心里的那份恨,是有多么的大。

  果然,这一切都和赵子龙有关系。

  我此时已经完全明白了,一切都是由赵子龙而起。

  赵子龙在被方佳蕊抛弃之后,自暴自弃。似乎在赵子龙的心里,可能已经不相信爱情。所以在之后的几年里,赵子龙一面努力的完成自己的心愿,成为了全国出名的职业搏击选手,而且还风靡美国。成为全民偶像。

  另一方面,在得到名利和金钱之后的赵子龙,更加生活糜烂。

  除了李彦是为了给妹妹李璐报仇之外,杜伊特是什么原因要杀死这些人,我不清楚了。

  根据调查,赵子龙在死亡的时候,是和林佩瑶在一起,而林佩瑶的老公是潘航。

  看来这一次的追思会,李彦、潘航、杜伊特三人,是把这里当成了惩罚的会场。要给那些乱来的人,一个最惨的处决。

  我在检查吴国风的房间,看到了一张名片和一张发票单。

  似乎我也明白,为什么吴国风身为一个五星级的大厨,还要看心理医生。

  敌科地仇情孙察战月察吉鬼

  看来当年的时间,让吴国风感觉到很愧疚。让吴国风的心里已经产生了心理疾病。

  我摸着下巴,心里骂着: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我不由自主的偷瞄了一眼骆颖。

  我心里感叹,小时候所有人都是为了金钱而奔波。虽然那时候经济条件不好,但是社会的风气,绝对没有这么乱,但是随着人们的生活水平逐渐提高。人的追求自然也都不一样了。

  没钱的想着赚钱,没权的想着争取更大的权利。有权有钱的想着如果让自己活的更加潇洒。

  包二奶的包二奶,养情人的养情人,约女孩的约女孩。

  现在已经说不清楚是人变坏了,还是是社会变了。

  我叹口气,看着查理霸说道:“老鬼,把他们先绑起来。”

  “收到。”说着查理霸去杂物房找寻绳子之类的东西。

  没一会的功夫,查理霸拿着绳子,把李彦、潘航、杜伊特三人手脚全都给绑了起来。

  “警方什么时候到?”我抽着烟,看着查理霸问道。

  查理霸把潘航的脚绑住之后,啪打着自己双手。

  “放心了,我早已经报案了。只不过在来的路,有一段路是泥泞的。根据新闻,后半夜雨停了。最慢明天早警察来,最快没准半夜警察到了。”

  我微微点头,喃喃的说道:“好。这三个人交给你了。”

  查理霸叫道:“什么?这三个东西,交给我?那我岂不是又没的睡了?”

  雨林冲着查理霸叫道:“王八蛋,你少废话。前进吩咐什么,你做什么。”

  今天晚绝对可以安心的睡一觉了。

  我看着大家说道:“现在凶手已经抓到了。你们绝对可以安心的睡觉了。只要等到明天天一亮,警察一来,这一切全部都会结束。”

  “耶。这太好了。奶奶的,昨天晚开始,我没好好睡过,现在是又困又累的。”

  王青伸着懒腰叫喊着。

  孙仇远远情敌察战闹远显学

  代霏说道:“那我们不需要自己一个人一间房吧?”

  孙仇远远情敌察战闹远显学  骆辰飞快的窜到王青的身边。摸着王青的颈动脉。

  “其实我还是很建议大家两个人一间房。这样最起码大家是安全的。”

  “赞成你妹,今天你在走廊里睡觉吧。不准在和我一个房间。”

  朱晓霞骂着王青。

  陆伟说道:“李神探,现在凶手都已经抓到了,我们也没有危险了。只要不让他们三个人脱逃伤害我们不成了吗?”

  肖吕邰说道:“两个大男人在一个房间里,确实不方便。”

  我看着大家的意思,似乎都是想自己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既然是这样,我没有办法反对。

  此时夜也已经深了,看着手表的时间,已经凌晨一点零三分。

  我看着查理霸、骆辰说道:“你们两个今天晚辛苦一点,好好的看着他们。”

  骆辰冲着我点头说道:“没问题。”

  “先找个房间看着,等明天警察到了,直接交给警察。”

  “这个完全没有问题。”

  一切都处理完毕,瞬间这栋大宅子也不不是笼罩着恐惧。

  “晚安了。”

  “好。晚安了。”

  经过了一次蒸腾,很多人都回到了,最初詹姆斯所安排的房间里。

  孙科远地鬼后球陌冷情仇鬼

  “前进,你怎么不休息?回房间睡觉吧。”

  若寒在我身边说着。

  “你和雨林先回房间吧。我一会楼休息。”

  “那好吧。你早点休息。”

  查理霸和骆辰把李彦三人,安置在二楼的一个房间里。我对这两个人是百分百的信任。

  但是出于谨慎,我还是去房间找他们两个。

  查理霸坐在椅子喝着小酒,翘着二郎腿,盯着对面被俘的李彦三人。

  骆辰看到是我,连忙问道:“你怎么来了?难道你不放心,怕这三个人跑了?”

  “当然不是。”我笑道。

  查理霸喝着小酒,不屑的说道:“你个王八蛋,你蒸腾我吧。告诉你啊。回到长春之后,我一定要玩个痛快。”

  “这个当然。回去之后,全都听你的。”

  查理霸喝了一口酒,撅着嘴巴说道:“这还差不多。”

  敌科地地酷敌察战冷吉指诺

  可能是我也不困,所以也没有离开查理霸等人的身边。

  而且我特别想和李彦三个人聊聊。不过这三个人跟商量好是的,坐在地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不管我怎么跟他们三个人说话,这三个人是低头不语。

  看着那三个人的样子,不由得让我惋惜。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坐在椅子抽烟,似乎已经听不到窗外的雨点声。

  我站起朝着窗户走去。接着房间里的光亮,朝着窗外望去。

  果然是外面不在下雨了。这简直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从我们还没有离开日照开始,断断续续的已经下了好几天的雨。差不多有一周。

  终于在这一刻雨停了。

  查理霸打了一个嗝。“呃。”“好酒。好酒。”

  骆辰看着查理霸说道:“你不能少喝点?这个时候你也有心情喝酒,我也真是够佩服你的。”

  “靠。自从我来到这个破地方之后,我消停过吗?不让睡觉也算了。喝酒也不让,奶奶的,还让不让人活了。”

  “呃,这真是不错。”

  在一旁的骆辰都直摇头。

  “行,你喝吧。”

  我尴尬的一笑,冲着骆辰和查理霸说道:“雨停了。”

  孙仇不仇鬼后术陌冷冷月毫

  孙仇不仇鬼后术陌冷冷月毫  除了李彦是为了给妹妹李璐报仇之外,杜伊特是什么原因要杀死这些人,我不清楚了。

  敌仇科地鬼结术由阳技远恨

  查理霸急忙说道:“是吗?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我点头说道:“没错,等到明天早雨一停,警察一到,把所有事情都交代清楚。咱们可以离开这个地方。”

  查理霸叫道:“太好了。”说着查理霸看着坐在地被俘的李彦等三人。

  查理霸骂道:“你们这三个王八蛋,为了你们,蒸腾死老子了。你们等着吃枪子吧。”

  在国,法律很明确,谋杀是死刑。

  毕竟生命是可贵的,算是在邪恶的人,那也是一条生命。如果用自己的手段来结束一段生命,这样的手法真的很残忍,要是人人都用私刑来解决,那社会的秩序早已经乱了。

  结地地科方敌察所月指孙情

  虽然我不是执法者,但是遇到这样的事情,作为一个私家侦探,我是有责任维护法纪。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除了可以听到屋顶的雨点滴答的声音。在外面的地面,已经没有雨点,雨真是彻底的停了。

  而现在的时间,已经是三点三十三分。

  根据现在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天已经开始要亮了。

  结不远仇独敌学接阳艘不星

  结不远仇独敌学接阳艘不星  代霏说道:“那我们不需要自己一个人一间房吧?”

  骆辰似乎有一些累,靠在椅子小息。

  查理霸不知道怎么了,喝完酒依旧是那么精神,居然还玩起了手机游戏。

  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到肚子有一些不舒服。

  “老鬼,我去一下洗手间啊。”

  我来到走廊的时候,真是安静无,除了隐约可以听到房间里的睡觉的鼾声之外,真是听不到有任何的声音。

  我走进洗手间里,心里暗道:“只要天一亮,一切全都交给警方了。”

  我正在方便,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一句巨叫。

  “啊。”

  在安静的大宅子里,突然间的一声巨叫,让人听的特别的清楚。

  我心里突然间咯噔一下,难道又出什么事情了?

  我急忙提裤子,跑出了洗手间。

  艘地远科鬼艘学接冷方独岗

  此时查理霸已经站在走廊,站在房间的门口。

  我叫道:“怎么回事?”

  查理霸回道:“我哪知道怎么回事?”

  骆辰有一些迷糊,但是也跑出了房间。

  我心里叫道:“不好。难道还有凶手没有落吗?”

  我指着查理霸说道:“老鬼,你看着那三个人,千万别出什么差错。”

  “明白。”

  我叫道:“刚才听到是哪发出来的声音吗?”

  查理霸指着三楼说道:“三楼,应该是个男人大叫。”

  其实不说,我也能猜出来,是谁在大叫。

  “骆辰跟着我三楼。”

  我和骆辰朝着三楼跑去,一到了三楼的走廊,看到在一个房间的门口,有一个男人,朝着外面往外爬。

  结地不不方后术由月远太孤

  我用手机趁机照着,我和骆辰看的都非常的清楚。

  结地不不方后术由月远太孤  查理霸坐在椅子喝着小酒,翘着二郎腿,盯着对面被俘的李彦三人。

  谢英在地,而且脸还流着血,向外爬着。

  而此时有一个房间的门缓缓的打开。

  “怎么回事?”

  朱晓霞迷迷糊糊的说着。

  而又有一个房门打开了。

  孙不仇仇情艘恨陌冷早吉接

  “谁又在叫,难道又出事情了吗?”代霏说着。

  谢英捂着自己的鼻子,连忙说道:“快。快来人啊。少爷。少爷他。”

  朱晓霞叫道:“王青他怎么了?”

  说着朱晓霞连忙跑进了谢英的房间里。

  艘地科远鬼后术所月吉我故

  随之而来的是朱晓霞的叫喊声。

  “王青。王青。”

  我和骆辰急忙跑进了房间里,看到朱晓霞抱着王青,不停的摇晃着。

  而王青倒在朱晓霞的怀里,在王青的脖子,缠绕着一个白色的小细绳。

  结不科地方后学战冷恨诺岗

  骆辰飞快的窜到王青的身边。摸着王青的颈动脉。

  我急忙问道:“怎么样?王青是不是也?”

  结科地仇独孙术所冷孙早所

  结科地仇独孙术所冷孙早所  若寒在我身边说着。

  骆辰看着我回道:“还好,王青还并没有死,只是背过气去了。”

  我转头看着倒在地的谢英,我急忙叫道:“怎么回事?”

  后远科地情后察接孤结远情

  谢英缓和了好半天,看着我说道:“我正在睡觉,感觉房间里有一些怪怪的,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一个黑衣人,在勒住我们少爷,我还没等叫,被那人打了我一拳,所以我大喊。”

  本书来自

看过《机智笨探》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