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花都悠闲小法师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夫妻恩怨

第二百五十三章 夫妻恩怨

  “乔大姐你是做什么的?”说出这话的时候,江浪子的语气之中,尽是质问之意。

  听到江浪子这话,乔大姐都是下意识的一愣,随后很快恢复过来,咧嘴笑了笑,说道:“这个嘛……说出来你别笑话大姐,其实大姐我是无业游民。”

  听到乔大姐这么说,江浪子看着塔有些尴尬的神情,便是十分识趣的闭了嘴。

  不过有一点让江浪子很疑惑的是,这乔大姐就一个人独自守着这么大的四合院,不做事情的话,不会闲出病来吗?

  不过下一刻,乔大姐的话,解释了江浪子心头的疑惑。

  “你看我这闲的,都快出病了,好在袁三他给介绍没地方住的游客过来,我才有了一些乐趣。”

  听到这话,江浪子明白,原来这乔大姐真的是专业的接待户,难怪之前看她熟练的样子。

  “对了乔大姐,你这样随便接待旅客,就不怕哪天接到坏人?”江浪子此时又有了一个疑问。

  “我这空院子里,能有什么被人图的,怕什么坏人,家里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乔大姐笑了笑,摆摆手说道。

  对此,江浪子也是觉得有些无语,这乔大姐这么看得开,倒也是个异样的存在,这一点,还真是和某个家伙有些相似。

  家里面经常敞开着大门,根本就不对人设防,而这个人,正是祖中无疑了。

  想到这一点,江浪子也是下意识的笑了一笑,便是没有再说什么。

  “你觉得舒适就好,我就不打扰了,你早点休息?”乔大姐开口说道。

  对此,江浪子打了个哈欠,点点头,毕竟今天赶了飞机,还是挺累的。

  见江浪子累了,乔大姐便是不再打扰,当即退了下去,顺手将门带上。

  夜晚的时间总是很快就过去,江浪子在床上躺着玩了一会儿手机,这几天以来,整个新闻的头条,都被云滇那遗迹之门的事情霸占了开来,江浪子看了那么多,也觉得没有什么新意,便是倒头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午夜时分,江浪子迷迷糊糊被周遭的一阵异样给惊醒。

  有鬼气?

  发现这一点,江浪子疑惑的起过了身子,收敛自身的身息,朝那散发鬼气的方向缓步走了过去。

  刚走到门前,便是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呜呜的哭声。

  “呜呜……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不肯放过我吗?”这声音赫然就是乔大姐所发出。

  “哼,乔慧文,你当年所做的事情,就算是死也难以抵罪,我要一辈子盯着你,看你苟活在这个世上,哈哈……”这时候,一道男人的声音传进江浪子的耳朵。

  听到这些,在门后偷听的江浪子也是脸色一沉,这乔大姐果然是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一般来说,法师遇到鬼,肯定是要出手降服,但是从刚才的对话来看,江浪子觉得这是一个看清乔大姐的好机会,便是选择先静观其变。

  “当年的事情,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就不能看在我守寡了这么多年的份上,放过我吗?”乔大姐此时的声音显然有些沙哑,看来是已经哭了好长一段时间。

  “哼,守寡?我看你是拿着我的财产,享受人生,快意逍遥吧?”那男人的声音充满的不屑。

  听到这里,江浪子的脑海里不自觉的浮现出了一个故事,一个女子嫁给了一个有钱的丈夫,某天女子害死了其丈夫,然后夺过了她丈夫的财产。

  真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如此阴险。

  江浪子此时对于乔大姐的看法,都是有了一个极大的转变,不过江浪子此时还不敢妄动,决定再继续听下去看看。

  “张东麟,我乔慧文嫁给你之后,安分守己,把家里大小事务打点得妥妥当当,你还不清楚我的为人吗?”乔大姐的语气都是有些怒意。

  “呵呵,你那表面功夫确实十分到位,演技也十分逼真,估计你去演戏,能那个奥斯卡也不过分。”那男人对于乔大姐这般,根本不屑一顾,一直冷嘲热讽,“认识了你,我才知道什么叫知人知面不知心,最毒天下妇人心,可惜呀,我意识得太晚了!”

  听到那名叫张东麟的男人所说,江浪子对乔大姐越发的怀疑了。

  “原来我在你眼中,就是这样一个女人?”乔大姐此时的语气变得有些心灰意冷了。

  “呵呵。”那张东麟只是冷冷一笑,看样子是默认了。

  “呵,很好,当初我怎么就瞎了狗眼,看上了你这么个不讲道理的男人。”乔大姐失神的跌坐在地上,喃喃说道。

  “当初我也瞎了眼,娶了你这么个阴险歹毒的女人!”那张东麟的语气之中,尽是怨恨之意。

  听到这里,江浪子都是有些不敢再听下去了,这种夫妻间的吵架,旁人确实是不能多听,听多了简直就会怀疑爱情。

  这时候,江浪子也大概弄懂了一些,既然是乔大姐的原因,致使这个男人死去,她自然是罪不可恕。

  但这男人嘛,在乔大姐的口中得知,他死去已经有多年,这么多年来,一直留在人间报复这个女人,这对于天地律法来说,也是个大罪。

  无论如何,这男人都不应该再留在人间了,想到这一点,江浪子没有再隐瞒,直接打开了门,厉声呵斥道:“何方鬼邪,在此作祟?”

  打开门来,便是看到了跪坐在地上的乔大姐,在她的对面,是一道身材不算高大,有些轻微驼背的中年男子。

  被江浪子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声,那张东麟和乔大姐都是被吓了一跳。

  然后便是齐齐朝江浪子那边看了过去,看到江浪子出来,乔大姐赶忙开口:“你怎么出来了,快回去……”

  “回什么去,行啊你这恶毒妇人,口口声声说自己守寡忏悔,竟然是在家中偷藏男人,而且还是这种小年轻,你真的是……”说着,那张东麟都是忍不住摇了摇头,表情之中,尽是蔑视之意。

  等等,这什么情况,江浪子感觉自己貌似进了一个坑。

看过《花都悠闲小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