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花都悠闲小法师 > 第六十七章 皆是谎言

第六十七章 皆是谎言

  众人也没管吃没吃完,立马夺门而出,远远的便是见到一个很猥琐的身影,拉着人家保镖在撒泼。

  “告诉你,今天不让我算上一卦,老头我还真不走了呢!”

  不用看,众人听到这个声音皆是相视一笑,不是那老家伙还能有谁?

  “嘿,老头,过来给我算一卦?”

  听到身后有人喊他,算命先生一边嘿嘿笑着回头,一边说:“嘿嘿,既然你有这个要求,老头……”

  回过了头,看到祖中一行人正笑吟吟的看着他,算命先生也是有些意外,随后便是有些恼怒。

  “你你你……你们怎么在这里!?”

  “怎么,不行吗?”

  “行尼玛,赶紧滚,继续呆这里会死的!”

  说罢算命先生就要拉着祖中走。

  “此话怎讲?”祖中一把拍开算命先生的手,有些不解。

  “你确定要继续管这事?”

  这老头怎么会这样反应?祖中这时都是懵逼了。

  “管,必须管啊,那可是一百万啊!”

  “靠,你个见钱眼开的臭小子。”算命先生也是无奈的摇摇头,“罢了罢了,就跟你冒一次险又如何。”

  随后,众人带着算命先生来到了王善的房间。

  刚一进门,算命先生撇了王善一眼,也是有些惊讶,怎么会有人死气这么浓郁还没死?

  “他说过他命理有三次大劫,已经渡了两劫,你给他算算看,这第三劫要怎么渡?”祖中赶忙开口。

  “有这回事?生辰八字拿来一下。”

  听祖中这样说,算命先生也是皱了皱眉,让王正阳把王善的生辰八字报来。

  可王正阳哪识什么生辰八字,只知道王善的出生年月,便是报了出生的年月给算命先生。

  算命先生根据出生年月换算出来的生辰八字大概算了算,随后便是有些不解。

  “不对不对。”

  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算命先生又再次算了一遍。

  结果还是一如既往,反复算了好几次之后,算命先生也是直皱眉。

  “这家伙没说实话啊。”

  被算命先生称之为家伙的,自然是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王善。

  “这个我们也知道,你有算出渡劫之法了没?”

  “你以为修仙喔,还渡劫,这家伙阳寿已尽,年轻时候造过大孽,若不是近年来的善事抵消了业障,恐怕早就死了。”

  听到算命先生这样说,众人都是愣住了。

  “不可能,你个老神棍,我爸他才不会就这样死掉的!”王正阳此时激动的冲上前去,就要抓算命先生的衣领。

  但他的手接触到算命先生的时候,却是发现,自己只是抓了一团空气,什么都捞不着。

  这把王正阳吓得后退了几步,身体如同筛糠一般颤抖了起来,“你……你不是人?”

  “嘿,你说对了,我还真不是人呢。”算命先生嘿嘿笑道。

  “好了,你就别吓他了。”对于算命先生的话,祖中也是十分疑惑,“怎么会阳寿已尽,这三劫可是我父亲告诉他的。”

  “你怀疑我算假卦的话,可以现场走阴,跟我去天子殿找崔府君对一对生死簿,不就知道了?”

  想到走阴祖中也是一阵头皮发麻,那玩意儿,他可打死都不干。

  可若是这么说来,王善怎么会把自己引来,又谎报说自己的父亲让他来找自己渡劫?

  想到这里,祖中顿时就觉得这王善的嘴里就没有一句实话,就连他是不是认识自己父亲,祖中都是不敢相信了。

  “若真是这样,那你还是节哀吧。”

  祖中走过去,拍了拍王正阳的肩膀。

  “不,不会的,你们肯定有什么办法能救父亲的,我求你们救救他,要多少钱都给你。”王正阳显得十分激动,抓着祖中的双肩拼命摇着。

  “你别激动,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不可强行逆天理行事,你父亲既然阳寿已尽,就不要再想着其他,安排好后事才对。”

  祖中出言安抚了王正阳一句,连连摇头,表示自己也是没有办法。

  “怎么会这样?”

  王正阳失神的跌坐在椅子上,神色颓靡的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众人见状,也是连连摇头,退出了房间,此时王正阳最需要的就是安静,就让他自己先好好静静吧。

  “你说,这王老爷子明知道自己要死了,为什么还要引我们过来?”

  “鬼知道他怎么想的。”

  “我可不知道。”算命先生开口否认。

  众人此时也是满头黑线。

  “对了,一直以来都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呢。”范太平赶紧问了算命先生一下。

  “老头我名字早就忘了,依稀记得在世的时候,大家都叫我玉阳真人。”

  说罢,玉阳真人还想着捋一把美髯,装波逼的,却发现自己没有那么长的胡子,一时间也是有些尴尬。

  “这小子好像与老头我有几分缘,要不要拜我门下,教你几招算命本事,可好?”玉阳真人看着吕凤仙,问道。

  “不好。”吕凤仙十分果断的拒绝了。

  既然知道了王善是阳寿走尽,那么众人也便觉得没有逗留的必要,刚好各自的师门有所传召,空灵,谢一见,范太平还有江浪子都是选择先行回师门。

  对此,祖中也没有意见,临走时,祖中千叮万嘱让大家都要小心那个神秘的蔷薇组织,惹得谢一见又是一阵吐槽,说他像个老太婆一样啰嗦。

  本来江浪子是打算跟谢一见回其师门对质碧灵笛归属问题的,但师门有召,只能再度推迟了时间。

  大家事先都是相互留了电话,所以也不用担心联系不上之类的问题。

  依依不舍的送走了众人之后,祖中便问吕凤仙,要不要回闽南,但吕凤仙表示,自己的父母都不在世,倒不如跟着祖中算了。

  对此祖中也不拒绝,只是以后得多一份酒钱,想到酒,祖中就猛然发现,之前江浪子失联好像把带来的酒整丢了。

  就在祖中心疼酒丢了的时候,王善房间的门开了,王正阳踉踉跄跄走出来。

  “父亲他……他醒了!”

  听到王正阳这样说,祖中也是一愣,什么,又醒了?

看过《花都悠闲小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