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花都悠闲小法师 > 第五十章 懂酒的人都不是坏人

第五十章 懂酒的人都不是坏人

  由于祖中持有管事牌,倒也不怕找不到鬼圩的具体位置。

  循着管事牌的指引,祖中和空灵很快便是找到了鬼圩的入口。

  拉着空灵进了鬼圩,守门鬼使见到祖中面生,便是把他拦住了。

  “什么人?”

  看着青面獠牙的守门鬼使,祖中从腰间的布袋摸出了管事牌,凑到守门鬼使的跟前。

  那两个守门鬼使一见到管事牌,立马单膝跪地,向祖中行了一礼。

  “原来是管事大人到访,属下有眼无珠,还请大人赐罪。”

  这什么情况?祖中自己也懵了,这管事一职有这么高地位吗,就守门鬼使都是得对自己行跪拜之礼。

  “起来吧,我还有其他事要办呢。”

  没有一点点防备,突然间有了大权力,一时间,祖中竟是有些不知所措,看得一旁的空灵都是忍不住掩嘴偷笑。

  “属下这就去通报一声。”

  说罢,其中一个鬼使还准备进去通报,但被祖中拉住了。

  “不用了,低调一点好,而且,这大门没有你俩可不行,整条圩的安危交给你们了,好好干!”

  “谨遵管事大人嘱咐!”

  搞定门口的两位守门鬼使,祖中走进鬼圩之后,也是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看来这管事牌没什么大事还是不要亮出来的好,太吓鬼了。

  走进鬼圩,这里虽然街道跟羊城的不一样,但基本的铺面之类的还是相差不大,看到这里,祖中心想,也没有什么不同的嘛。

  初来乍到,又是要调查二十年前的事情,也不知道这条鬼圩里有没有人知道二十年前的事情,还是先找找看打听店在哪里。

  一番问路下来,祖中便是找到了打听店的所在。

  走进打听店,与羊城格格不同的是,这里却是意外的冷清。

  那店里的老板一见有人来了,便是笑嘻嘻迎了出来,“二位大法师,需要打听点什么事吗?”

  “废话我就不说了,问你件事,二十年前,是不是有一件重大沉船事故?”

  “这个啊,闽南人都知道,死了近百号人,沉船到现在都没捞上来呢。”那老板思索了一下,说道,“好像有一个活着救回来了,叫什么来着,王……王什么来着?”

  “王善!”

  “对对对,就是他,自那之后,他就开始暴富了起来,现在好像做慈善做的很响亮啊……”

  “这些众所周知的就不用说了,我需要打听一些别人不知道的。”祖中打断了老板。

  “那么久之前的事情,你打听来做什么呢?”

  “你管我做什么,到底能不能帮搞定,我就问你一句。”

  “得得,小伙子就是急躁。”

  说罢,那老板转身回屋去,过了大概十来分钟,他才回来,此时他的手里多了一张纸条。

  “要找二十年前别人不知道的事情,估计只有他知道了。”打听老板把纸条递给祖中。

  祖中接过纸条,上面写着一个地址,和一个人的名字。

  “周舟,这名字也真是够了。”祖中看到那人名,也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殊不知,自己这名字才是真的够了。

  “你也是好运,根据我这边的线报,二十年前有关人员后来陆陆续续的去世了,就只剩这么一个人还活着。”

  “这么说来,我们也得抓紧时间找到这个人才行了,不然他撑不住两腿一蹬可就不好妙了。”一直在旁边的空灵此时开口说道。

  “行了,改天给你烧香烛纸钱。”

  告别了打听店老板,祖中便是带着空灵准备离开鬼圩,回酒店休息,天亮之后再去找这位名为周舟的知情人了。

  刚走到主街上,便是听见了吵吵闹闹的声音。循着声音看过去,发现一个人正跟另一个人在争吵着什么。

  “你个酒鬼,除了喝酒你还会什么!”

  “好了好了,每人都少说一句吧。”有人出面拉住了快打起来的二人,“你也真是的,没那个能力就别跟人抢单子嘛。”

  “我喝酒碍你全家啦,我空闲接个单怎么了,都尼玛埋汰我!”

  最后,那个看起来还有些年轻的小伙子指着那些劝阻他的人和那个跟他争吵的人,大声吼了出来。

  骂完,那年轻人掉头就跑了,只留下愣在原地的众人。

  居然被鬼圩集体挤兑,那年轻人也真是够惨的,爱管闲事的祖中此时也坐不住了,便带着空灵跟上了跑走的年轻人。

  “你还真爱管闲事欸。”空灵无奈的苦笑了一声。

  “职业病,没办法的了。”祖中挠挠头,嘿嘿一笑,“走,过去看看什么情况”

  跟上了一个人静静坐在路边的年轻人,祖中走了近去,坐在年轻人旁边,从布袋里掏出了酒壶,灌了一口下肚。

  “兄弟,这么大火气可不好,伤肝啊。”

  那年轻人看了祖中一眼,也没有理他。

  对此,祖中也只是笑笑,拿出两个杯子,倒了两杯酒,递了一杯给年轻人。

  “尝尝?”

  那年轻人再次看了一下祖中,又看了看递过来的酒杯,咽了口口水,犹豫了一下之后,便是接过酒杯,直接一口干了。

  “嗯?好酒!”年轻人有些后悔喝太快了。

  看着年轻人想喝又不敢再要的样子,祖中也是觉得有些好笑,直接又给他添了一杯。

  “好酒不能急喝,这个道理相必你也懂的吧!”

  年轻人点了点头,目光闪烁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我皆是懂酒之人,缘分相至,懂酒的人都不是坏人,送你一句话吧,酿酒不止需要好材料和容器,更需要时间和耐心。”

  说完,祖中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然后便是拉着一直在一旁看的空灵走了。

  只留年轻人怔怔的留在原地,细细思索着祖中留给他的那句话。

  也正是祖中这一无心之举,在后来这个年轻人救了他一命。

  不知不觉之中,影响了一个年轻人,祖中心里又是一阵自我膨胀了,一路上学着江浪子那般,哼起了歌。

  “听你说的故事,深深打动我……”

  “那个祖中哥,可以放开我的手了吗?”

  “啊,不好意思,嘿嘿。”祖中立马放开了空灵的手,挠头嘿嘿一笑。

  空灵跟在祖中身后,撇了撇嘴之后,用只有她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说:“真是块木头,大笨蛋。”

看过《花都悠闲小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