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花都悠闲小法师 > 第四十七章 管事抽魂

第四十七章 管事抽魂

  之前王正阳安排众人的房间都在二楼,也不高,祖中一个箭步来到窗边,便是看到一个正在往别墅外逃窜而去的黑影。

  玛德,我倒要看看你是什么东西!

  祖中没有犹豫,直接从窗口跃下,稳稳落地之后,刚要开始进行追击。

  就在此时,不知从何处窜出几道身影,一把擒住祖中,刚想要挣扎,便是能感觉到一柄冰冷枪口顶向自己的脑门上。

  “别动!”

  “好说好说,别开枪。”

  大意了,一时间居然忘记这别墅之内全是埋伏,自己这么鲁莽当然会被误会,想想刚才还好没有反抗,不然对方给自己来个枪眼,那就不好玩了。

  突然,一道刺眼的灯光照来,那个手持电筒的保镖顿时认出了祖中,也是微微一愣。

  “客人,您这是?”

  之前王正阳交代过,要待祖中一行人为上上宾,那保镖认出祖中之后,自然是不敢造次。

  “没事没事,先回去再说。”说道这里,祖中心里咯噔一下,好像想到了什么,“不好,快跟我来!”

  招呼着两个保镖便是撒腿往别墅之内跑去,那两个保镖一脸不明所以,但还是跟上祖中的脚步。

  来到王善所在的房间,祖中伸手推开了门,守在王善身旁的王正阳立马抬起了头。

  “怎么了吗?”

  “少爷,他……”那保镖本想开口,但王正阳摆摆手,让他先行退下了。

  祖中把门关上之后,便是来到王正阳跟前,开口问道:“刚才有没有看到可疑的人进来?”

  王正阳摇了摇头,表示他一直呆在这里面没有出去过,没有看到可疑之人。

  听王正阳这样说,祖中也是松了一口气,看来那个神秘的黑影,并不是引自己声东击西的棋子。

  交代了王正阳一声,明天试试看能不能叫醒老爷子,然后拿出一张事先托空灵画好的符纂,交给王正阳,让其叠好塞进王善的胸口,可保一般鬼怪近不了身,便是退出去了。

  回到房间之后,祖中躺在床上,脑子尽是白天那管家诡异的微笑和夜里窜过窗边的黑影,思想来去依旧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迷迷糊糊之中,便是睡了过去。

  “祖中哥,起床了。”

  一道十分好听的声音传进耳朵,祖中揉了揉双眼,便是看到空灵站在自己旁边。

  “啊,那个我看你没关门,就……”

  “没关系的。”

  各个纷纷起床之后,那王正阳趴在王善的床边,显然是一夜都没怎么睡,累坏了。

  不得不说,这王正阳还真是个孝子,王善一开始出事的时候,他便是四处投石问路,找人替王善听诊。

  只可惜王善的妻子在王正阳还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不然王正阳也不用这么操劳,事事亲力亲为了。

  大家简单用过早饭之后,便是来到王善的房间,准备作法唤醒王善。

  “等一下所见所闻,都会颠覆你的三观,你准备好了没有?”

  王正阳点点头,脸上一脸认真,很显然是没有任何问题了。

  见此,祖中也是深吸了一口气,在王善的床头两边点上两根安魂香,然后口中念念有词着低喃了几句咒语。

  然后从布袋里掏出管事牌,对王善行了一个礼,将一丝法术罡气注入管事牌,只见管事牌上的闲字冒气淡淡微光,随后祖中便是伸出管事牌,对着王善的额间点去。

  管事牌刚一接触到王善的额头,一道光晕便是四散开来,随后在祖中缓缓抬起管事牌,牵引着一道魂魄升起来。

  就在这时,窗外阴风躁起,猎猎作响,最烦就是抽魂的时候有鬼作怪,想要夺舍了。

  使了一个眼色之后,空灵、谢一见和范太平三人皆是会意的点点头,抽出符篆朝门、窗、橱三个地方贴去,外面顿时安静了下来。

  这些看得王正阳皆是一愣一愣的,看来祖中没有骗他,这确实是颠覆三观的认知了。

  而祖中这边,此时已经把王善的魂魄抽离了肉身,王善静静的飘在空中,缓缓睁开了双眼。

  得亏两旁烧有安魂香,不然这抽魂会对王善的魂魄造成不可磨灭的影响。

  “爸!”王正阳激动的跪在了王善旁边。

  “小阳。”王善开口,声音充满了男人该有的磁性,同时也有几分成熟稳重在里面。

  没来得及感受这父子相处的温馨场面,祖中便是开口打断了,“好了,王老爷子,可否告诉我们,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身体不适的,还有是什么原因导致?”

  “小伙子,你就是祖中吧?”王善轻轻笑了笑,说起祖中的名字也是一副古井无波的样子。

  这让祖中不得不佩服了他一下,果然是成功人士,对于自己这样的名讳都能叫的如此平静。

  “王老爷子认识小子?”祖中立马拱手作揖,行了一礼。

  “呵呵,那是自然,因为是你哥祖尚让我找你的,他说这个世界上,除了你,没人能帮我。”王善笑了笑。

  听到这里,祖中也是一顿懵逼,我说他怎么这么执着于找我,原来是老哥指名钦点,不过老哥怎么知道我一定可以解决呢?

  “至于个中原因,他说等下次见面会告诉你的。”像是看穿祖中的疑惑,王善再次解释道。

  祖中点了点头,示意王善说一说事情的由来。

  “唉,说起来也是自己造孽啊!”王善长叹一口气,好似在做着什么重大决定一般。

  “众所周知,鄙人在早年出海之余,遇到雷暴和大海啸,搜救队在找到我的时候,已经过了足有半月之久,世人都十分好奇我是如何活下来的。”

  “后来祖尚告诉我,我才知道,我这一生有三道劫需要渡,第一道生劫,就是早年出海那次事故,我成功渡过,活了下来;第二道为情劫,就是在小阳还小的时候降临的,当时也是运气好,遇到你哥祖尚,他出手化解了劫难,不过代价则是让我失去了挚爱一生的女人。”

  听到这里,王正阳也是心头一紧,没想到母亲的死因竟是为了让王善渡劫,这让王正阳心里有些接受不了。

  “小阳,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母亲,如今这第三道死劫,正是由于你母亲那次衍生出来的报应啊!”

  听到王善这么说,王正阳再次失神,怎么会这样?!

看过《花都悠闲小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