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乾坤力士 > 第240章 贪生怕死之辈

第240章 贪生怕死之辈

  数千丈之外,也有一处战团,两名人族男修,却是占据了绝对优势,此刻正剑光法术交织之下,冲着狮面人轰击而去。

  而此刻的狮面人,却是满脸苦涩,若是放在法力充盈之时,即便是以一敌三,也不会落得这步田地的。只不过,在几乎使出浑身解数,破除了最后两层塔禁之后,其本身的法力,却是所剩无几了。

  此刻,若非依仗着强大肉身,说不定早就被对面二人给斩杀了。

  下一刻,狮面人所化的金毛狮子身形一晃,便化作一连串残影的倒射而出。十数丈之外,狮子只是头颅骤然一甩,无数的金色针芒,便密密麻麻的激射而出了。

  但见暴雨般的针芒,只是一个闪烁,便似洞穿了虚空,出现在了二人身前,并“噗”“噗”声中扎刺而下。这一幕落在二人眼中,却只是眉梢一挑,其中那名白衣男子,只是袍袖一甩,并伸手冲着虚空连点数下,一层青濛濛光幕,便障壁般的挡在二人身前了。

  与此同时,金色针芒轰然而至,但听阵阵雨点荷叶般的乱响之后,那光幕却只是此起彼伏的晃动,并激荡起一层层的青色涟漪来。而那针芒,非但未能建功,反而光芒一敛间,化作根根金色毛发的散落而下。

  而另一侧,另一名蓝袍青年,却是两手虚空一捏,立刻两道数尺长冰刃,散发浓浓寒气的同时,瞬移般的顿闪而出。出现时,赫然在了狮子左右两侧,并一个交错间,轰然斜斩而去。

  若仅仅如此也就罢了,在冰刃斩出的刹那,更有一道十余丈长的青色剑光,撕裂虚空般的狂斩而下。

  无论是冰刃,还是剑光,均都气势惊人,而若是修为弱小之辈,哪怕仅仅是面对,便会不禁的头皮发麻。然而此刻,金毛狮子却只是面色微变,身形虚空一抖,便骤然消失在了原地。

  数百丈之外,虚空波动一起,金光一敛,一名金袍狮面人一步迈出。而其身后,虚空却是微微扭曲,顷刻间的弥合如初了。

  “吼!”

  不知是差点被二人中伤,一时间暴跳如雷,还是为了提升自身气势,狮面人骤然嘶吼,而这一声之后,却是一阵怪异难懂的话语传出。而就在这话语传出之后,万余丈内的十余处战团,无论是人形妖修,还是化身妖兽的庞然大物,均在此刻轰然倒卷,直奔狮面人而去。

  也就眨眼间,狮面人身边,便出现了十余道身影,且更是全然恢复了人形状态。

  紧接着,这十余名人形妖修,却是二话不说的瞬移而出,出现时,已然在了近千丈之外,并再次凭空消散的瞬移而出。

  而正处于酣战中的人族修士,见此却是眉头皱起,纷纷化作长虹的追赶而去。

  ……

  一炷香的功夫后,一片茫茫无边的空旷之地,无数的妖兽修士,却是越战越勇。且无论是妖兽吞噬了修士,还是修士斩杀了妖兽,均都未能使得这场大战有所缓和。

  人族灭杀妖兽,或是妖兽吞噬修士,似天经地义一般,二者间只能存活一个种族。而这存活的种族,不是由上天选择,而是无尽的厮杀之后,那唯一的幸存者。

  而经过了半日的厮杀之后,这无边的大地,却是依旧黑压压一片,且由于一开始便是混战,到了此刻,更是难以计算出双方的伤亡。

  只不过,妖兽虽说占据了绝大地域,但却明显减少的更多。且此刻遥望之下,初战之时的震天威压,却是逐渐减弱,并随着厮杀,妖兽数量也在急剧减少着。

  然而下一刻,方圆十余万丈的战场之上,虚空却是猛然颤动,并各色光芒闪烁之间,踏步走出了十余名人形妖修。而这些人形妖修方一现出,便相继抛出一个个五彩皮袋。

  这皮袋迎风见涨,立刻化作数丈大的袋子,袋口一松,海浪般的黑烟顿时飞卷而出,冲着下方战场笼罩而去。而眼见天空骤然暗淡,那些正处于厮杀中的人族修士,却是纷纷惊疑望去,可仅此一眼,便有数十道身影疯狂倒卷而出。

  这些明显机灵之辈,在稍有危机降临之际,便果断的奔逃而去。而伴随着这些人影的逃遁,不断醒转过来的修士,却是惊恐的四散逃逸,即便是一些已然杀红了眼的弑杀之修,也果断放弃了对手,冲着远处激射而去。

  而黑烟翻滚涌动之下,但凡被笼罩其中,无论妖兽,还是修士,均都无处遁形,且在这黑烟蔓延至数千丈之后,才飞快倒卷而回。只是在黑烟收缩倒卷后,那不断现出的区域,却是再无半个人影。

  那些躲闪不及的修士,竟与无数妖兽,齐齐被那黑烟卷动之下,进入了皮袋之中。与此同时,一只蓦然出现的大手,只是随意一抓,那皮袋便消失不见了。

  紧接着,其余的人形妖修,几乎同时伸手,将那骤然变小的皮袋收回。而下一刻,众人再望向下方战场之时,却是再无一只妖兽身影,即便是修士,也暗呼侥幸的接连后退。

  只是这仅存的四五千名修士,却是在一道道冰冷的目光,以及骤然降临的磅礴威压之下,仿若被定身一般,心神颤栗的难以挪动分毫。而这其中,不但有地灵期修士,也有近千名的金丹修士,但却均都目露恐惧,不敢有一丝的轻举妄动。

  当然,即便是那不足百名的假婴修士,许是心中有着什么心思,但于这股几欲震碎人丹的天威之下,也是蓦然低首,彰显不出丝毫的不屈之意。

  “哼!”

  然而下一刻,一声轰然而至的冷哼,却是化作了无数雷鸣,于这丧失了战意的修士心神之中,轰鸣回旋。

  只不过,就在这一声传出的刹那,那意欲斩杀所有修士的化形要修理,却是神色阴沉之下,纷纷化作长虹的激射而走。

  “追!”

  白衣男子一步迈出,只是冷冷的沉喝一声,身后的数十名凝婴修士,便遁光急闪之下,拼命的追赶而去。

  与此同时,唯一留下的白衣男子,却是寒光闪烁的扫过一干修士,冷漠道:“万余年来,我人族虽弱,但却未有一人,如你等这般贪生怕死。人固然怕死,但若死的其所,死的轰轰烈烈,死后更能流传千古,那么,死又何惧。”

  话音传出之际,下方一片死寂,可却有几人,明显心念甚坚,在被男子点拨之下,更是幡然醒悟。然而目睹此景,男子却依旧失望,寒声道:“我人族之修,却有贪生之人,但却鲜有怕死之辈。面对妖兽践踏我等家园,面对妖兽吞噬我等亲人朋友,面对妖族哪怕仅有一丝的可能,会永远的奴役我等乃至后代,你们!可敢言……不?”

  “不!”

  在男子话音方落之际,那数名金丹期修士,便齐声吼道。只是于这空旷之地,这声音虽格外响亮,却似一缕烟尘,风一吹,便全然消散。

  而在这一声传出之后,原本死寂的修士队伍中,却是骤然骚动,只不过,却未有一名修士试图询问他人。因为贪生也罢,怕死也怕,均是自身心性,只是这贪生怕死,却往往一念之间,化作了万年的腐朽。

  时间流逝,在过去了十几个呼吸后,又一声“不”字无端响起,可这一声,于这思索的众人中,却俨然成了笑柄。即便是喊出此声之人,也是顿露尴尬之色。

  “不!”

  可就在下一刻,接连数声传出之后,却是引动了无数人的心神,在那近乎嘶吼的呼喊传出之际,纷纷张口咆哮起来。而再看这一干修士,目光中却是少有迟疑,反而神色凝重之下,随着咆哮,爆发出冲天战意,是为不屈,是为不是贪生,更不是怕死。

  “不”字一出,男子神色一缓,嘴角扯动之下,更是流露出一丝欣慰。感受着轰然爆发的浓浓战意,男子却无端的袍袖一抖,一只青濛濛小船瞬间飞出,迎风见涨之下,转眼化作了一艘数千丈长的庞大战船。

  战船周身遍布无数的灵纹图案,接连闪烁之下,更是幻化出一层层的五彩光晕,将战船笼罩其中。

  这般大的战船,即便是化神修士见了,也会视若珍宝一般。而此刻,一名寻常假神修士,却抬手放出一艘,使得下方的无数修士,骇然之下,更是流露出或兴奋,或惊疑,或火热的复杂之色。

  与此同时,男子却是一步迈出,骤然落在了战船前端,并目光扫视之下,淡然道:“上来吧!师叔带尔等去狩猎!”

  话音方落,数道人影便激射而出,转眼落在了战船之上,并神情激动之下,冲着白衣男子深深一拜。而下方的数千修士,目睹此景,只是心念一动,便化作一道道长虹,争先恐后的一涌而入。

  此刻,无论修为高低,只要是落在了战船上的修士,均都化作了熊熊火焰。而那燃烧的,不是身躯,而是在幡然醒悟之后,迸发自心底的一股滔天战意。

  这战意,于战船隆隆声中闪烁而出的刹那,化作了高傲的不屈,于这无边无尽的虚空大地之上,更是久久不散。

  (求收藏!求推荐!)

  ;

看过《乾坤力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