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天下烟尘 > 第六十三章 只差一件

第六十三章 只差一件

  “白哥哥,兰儿的衣服真多啊,我啥衣服也不缺了,”羽兰疯狂的试着衣服,“不过就差一条丝巾了。”

  “可是,那一箱子不都是你的丝巾吗?”翁白指着墙角的一个小箱子,里面满满的都是丝巾,被羽兰拔的乱七八糟的。

  “可是,那里面没有粉红色的。”

  “那个不就是吗?”

  “那个是水红色的啦,你一点都不关心我,连我有什么丝巾都不知道。”

  “……可是你已经有那么多丝巾了……”

  “但是没有一条丝巾能配我的玄武小飞船的啊。粉红色的丝巾配粉红色的飞船才好看嘛。”

  “你配其他衣服我还可以理解,但是配飞船就过分了点吧。有必要吗?”

  “非常有必要!”羽兰斩钉截铁的说,然后她的语气又温柔了起来,“白哥哥,咱们去汤阳郡逛逛吧,看能买到什么?”

  “买到什么?你不只是要买丝巾吗?”

  “是啊,不过既然要去了,到那里再看看别的也行,反正又不买”羽兰看着翁白,“何况,你那个小情人儿不是还在那里吗?”

  “我哪里有小情人儿了,不要乱说。”

  “采兰儿姑娘啊。”

  翁白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羽兰笑着说,“我们走吧,我带你飞过去。”

  尽管只坐过几次玄武小飞船,翁白的驾驶水平已经比羽兰高了很多,但是羽兰几乎不给翁白驾驶的机会。

  “应该有什么人给驾驶者进行考试,合格后才能驾驶。”翁白看到羽兰堪堪的绕过一棵树,不由的惊出一身冷汗。

  “放心吧,死不了。”羽兰大大咧咧的说,“玄武小飞船很结实的,撞到树也坏不了。”

  “是的,小飞船坏不了,”翁白也同意,“但是我可能会被撞坏。”

  “要是有个人被撞坏,一定是我啦,你皮糙肉厚的,没事。”

  “你知道自己能撞坏还天天这么不小心!”

  “我以后小心点不就行了,你那么凶干什么。”羽兰不以为然的说。

  “服你了。”翁白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一会儿工夫,两人就飞到了汤阳郡上空。

  “咱们低调点,别那么张扬。”翁白说。

  “好的。”羽兰答应着,把飞船降落到了文宁塔前。

  文宁塔是整个汤阳郡最热闹的地方,人们纷纷惊呼着躲开这个从天而降的怪物,待到看见翁白和羽兰从中钻了出来,众人才放下心,但是他们仍然都好奇的围了上来,对着飞船指指点点。

  “这叫低调吗。”翁白无奈的瞪着羽兰。

  “我总得找个地方落下来。”羽兰还很委屈的说。

  翁白摇摇头,看着熟悉的文宁塔,和塔边的云烟阁。

  “走吧,你小情人儿就在里面呢。”羽兰边笑着说,边领头走进云烟阁。

  玉烟阁的布置一如往常,采兰儿姑娘也一如往常的和爷爷在云烟阁说书。这么多年过去了,采兰儿的爷爷看着见老了,但是精神依然很好。

  “大英雄来了!”采兰儿看到翁白进来了,高兴的喊道。

  众人也跟着回头看去,见是翁白,也都亲热的打着招呼。

  翁白一边回应着众人的招呼,一边拉着羽兰走向楼上的雅间。

  来到那间熟悉的雅间,翁白总算松了口气。

  “简直没法出门了。”翁白后怕的说。

  “被人当英雄拥戴,还不好吗。”羽兰说。

  “我也没有真正给他们做过什么,哪里当得起英雄的名字。”翁白说。

  “不管你是不是英雄了,我要吃饭,店小二,”羽兰豪爽的喊道,“上好酒好菜。”

  实际上,不只是店小二,连店主都站在了雅间的门口。

  “快去,拿店里最好的酒菜。”店主吩咐店小二后,对着翁白和羽兰说,“翁大帅和羽兰姑娘能够到小店,是我的荣幸。今天的酒水饭菜,我请了。”

  “老板你太客气了,我们自己结账就可以了。”羽兰急忙说。

  “这个真不是客气,其实,我还沾了你们不少光呢,”店主笑着说,“因为两位来我们店里,我们的生意好了很多,连很多外地的客人经过汤阳郡时,因为翁大帅的缘故,都必然会来这里尝尝我们的饭菜,两位给小店多带来太多的生意了,这些酒水,难报万一。”

  “既然店主这么说了,那就多谢了。”翁白也不耐烦拖来拖去的,就顺着说道。

  “好叻,一定给二位上最好的。”

  “不用最好的,就上些我之前爱吃的吧。老板可还记得。”

  “记得记得,我这就去吩咐。”

  老板离开后,翁白和羽兰站在包间的窗前,看着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翁白想起了之前在汤阳郡发生的那么多事情,一时有些失神,羽兰自然了解翁白的心情,她轻轻的依偎在翁白的身上。

  翁白出了一会儿神,被楼下的吵闹之声打断了。

  “伙计。”翁白喊了一声,门口的店小二马上走了进来。

  “翁大帅有什么吩咐。”

  “哦,汤阳郡郡守孙屠大人又派人来了。他看上了采兰儿姑娘,要纳她为妾。采兰儿姑娘不愿意,这次孙屠大人派来的人,似乎要强行把采兰儿姑娘掳走了。”

  “孙屠大人,不就是七步刀小孙屠吗?”翁白问道。

  “是的。”

  “一段时间没关心国事,没想到连小孙屠也成为封疆大吏了。”翁白冷笑一下,站了起来,“我下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嚣张。”

  店小二本来也很看不惯下面那人的飞扬跋扈,听说翁白要管此事,高兴的随着翁白走了下去。

  “大人已经过给你一段时间考虑了,你却不识抬举,你今天是从也要从,不从也要从。”一个满脸横肉的胖子吆五喝六的喊着,“把她给我拉上马车,带回郡守府。”

  “我说了我不愿意!”采兰儿倔强的扶着气愤的爷爷,“他小孙屠当上郡守,就能为所欲为了吗!”

  “小妮子性子还挺烈,你就是一个卖唱的戏子,孙大人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孙大人是什么人,和咱们的皇上都是攀得上交情的。别废话了,快走吧!”那个胖子挥了挥手,他的随从早已拉住了采兰儿的胳膊,拖着她就准备走。

  “住手。”翁白声音不大,但是整个饭堂大厅一下子冷静下来,“把采兰儿姑娘放下。”

  那个胖子看向翁白,“你是哪根葱,敢管本大爷的事儿。”

  饭堂大厅的人都惊奇的看向胖子。

  用看着死人的目光。

  ;

看过《天下烟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