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天下烟尘 > 第七十章 开赛
  虎步赛正日。

  考虑到天气原因,虎步赛将在傍晚开始。

  但是气氛从凌晨就躁了起来。

  半夜的时候,小商小贩们就把南峰队的比赛场馆——汴新馆外摆的琳琅满目了,天刚麻麻亮,黄牛们也出动了,开始倒卖门票,一开口,门票价格就翻了十翻,但是问票的人仍络绎不绝。

  对虎步赛没兴趣的小孩子和老年人也一大早就过来了,光是逛遍门口的小摊,就需要花上大半天的功夫,而且这些小摊种类全、价格也比平时便宜,因此南封周边的一些村民也在这天特意赶过来,把一年所需的日杂买够。

  此时,南峰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对于这个之前都不会正眼看的汤阳郡队的崛起,南峰队感到一种难言的苦涩,特别是全天下人都在关注这场比赛,而且普遍认为汤阳郡队会赢。

  烈阳在殷殿苦练了几个月,消化鬼王给予他的力量,感觉功力日进千里,再加上之前和翁白交过手,多少有些了解,因此心情还算平静。

  也许南峰队里,真正压力大的,反而是弓战士唐云。

  唐云成名也快十年了,除了越芒郡队的弓战士坠峰外,他还没有输给过其他队的弓战士。但是这个叫蓝坡的家伙……

  唐云的眉头皱了起来,蒙汉郡的弓战士哈瓦其不是弱手,实力在大可国弓手中位列前茅,而且冷静多智,但是据说和蓝坡对战时,败的十分彻底,自己也和哈瓦其交手过多次,虽然也可称得上完胜,但并不算轻轻松松。

  如果说唐云压力大,那么南峰队教头宋冲却称得上气急败坏了。

  “搞什么!翁白和蓝坡已经够我头疼了,好不容易进行了一些针对性训练,又来了个东方百行!”宋冲今年五十岁,做教头之前是南峰队的首席枪战士,对东方百行的枪法,他太了解了。

  “从翁守仁死后,东方百行就是翁家军实际上的军主,他和翁守仁的儿子翁白都现身了,为什么也不见朝廷有什么动作。”鲁林问,他三十多岁,退役前是名步战士,如今是南封队的助教。

  “你还是太年轻了。”宋冲叹道,“当年朝廷联合几个江湖门派围剿翁守仁,虽然闹得轰轰烈烈,但其实却是‘秘密行动’。”

  “秘密行动!”鲁林惊呆了,“当时连三岁小孩都知道这件事了!”

  “是啊,只能说朝廷和武林众豪杰都低估了这件事,或者说低估了翁守仁、翁家军的力量了。由于翁家军的原因,翁守仁并没有住在南封城中,而是和军队一起驻扎在南封城西边的浩荡山上,朝廷借军演的名义,调动了三万大军把浩荡山唯一的出口围的水泄不通,江湖上各大社团也精英进出,混在朝廷大军中,当时这股浩大的力量信心爆棚,认为能够一举荡平翁家军,诛杀翁守仁,然后随便编个借口解释翁家军的消失,比如说驻守边疆去了之类的,神不知鬼不觉的平息此事。谁知道,浦一开战,局势就失去了控制,三千翁家军把朝廷大军杀的片甲不留,翁守仁带着翁家军三个头领,击退群雄。”

  说到这里,宋冲沉默了一会儿,“不过,之后的事情,说法就多了起来,据说翁守仁虽然大败群雄,但是受伤过重,因此身亡。但是也有种说法,翁守仁一身对抗天下,仅受轻伤,但是之后又遭遇了一支神秘却强大的实力,才重伤不支。不过两种说法都认为翁守仁死了。”

  “正因为局势变得轰轰烈烈,所以这件事变得天下尽知,朝廷当时想剿灭翁家军,至今没有一个正当的理由,类似叛乱之类的莫须有罪名,恐怕连他们都不指望老百姓会相信,他们最多也就是散些银子,暗暗找人散布些翁家军的‘罪名’而已,所以朝廷对当年的事情,是持一种推卸责任的态度的,在明面上,也从来没有宣布过翁家军的罪状,因此,即使翁守仁的儿子翁白出现,翁家军重现世间,朝廷也只能持一种暧昧、尴尬的沉默态度。”

  宋冲喝了口茶,“何况,毕竟二十多年过去了,现在形势也发生了很多变化,朝廷和各个江湖社团的心思,恐怕只有他们能懂了。再加上翁家军当年的威名和现在翁白展现的实力,他们即使想剿灭,又怎能不担心再次复制当年的浩荡山之战,让自己得不偿失?”

  听宋冲一口气说了这么多,鲁林都呆住了,“要是翁守仁真有那么厉害,而他的儿子翁白现在又得盛名如此,那岂不是意味着翁白也有逆天之力了?”

  “唉,这正是我担心的,我们南封队做为强队,其实强在步战士,天下第一,弓战天下第二,枪战二三徘徊,如果烈阳不敌翁白,再加上那个蓝坡和东方百行,怎么算,都是输面大啊。”宋冲叹道,“难道我要成为南峰队第一次败给汤阳郡队事件的教头吗,听起来可不是什么光彩的履历。”

  作为助教,鲁成对这个感触自然没有宋冲深,“不管结果如何,这个翁白岂是池中之物,我们把他延揽进来的可能性是很高的,而且一旦翁白过来了,就等于蓝坡和东方百行过来了,这样的话,南峰队天下第一的局面就真正坐实了。”

  “我自然希望如此了。你最近先去城西寻觅一下,看有没有哪些人准备出售宅子的,收购三套,为他们三人准备下。蓝坡有可能回草原当他的猎人去,但也要给他准备一套,让他在南封有个落脚之处。东方百行之前在城西就有老宅,你尽量弄过来那套宅子,至于翁白的宅子,一定要选最好的,想尽方法,不管是用钱还是需要用强,一定要最好的。这样,等谈判的时候,也算有个见面礼了。”

  “好的,我明天就去找,”鲁成说着,有些艳羡。城西的一套宅子,莫说普通老百姓,就是他这样在南封算混的很不错的了,穷尽一生也买不到,更别提翁白如果真的加入南峰队,一次比赛所得的酬金,就能抵过他几辈子的收入了。

  而且,就翁白现在的地位,也许人家还不在意这些东西。

  天道,真是损不足而补有余啊。

  ;

看过《天下烟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