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天下烟尘 > 第五十七章 落拓两父女

第五十七章 落拓两父女

  羽兰两手支头,看着窗外的明月,鲁成靠在墙角,他的背后,是黑铁柱扎成的牢门。

  “这是第几天了?”羽兰问爹爹。

  “三天了。”鲁成回答,从声音听起来,情绪还比较和缓。

  “又被关进来,这些人就不能有些新意。”羽兰嘟嚷道,因为爹爹不给别人打兵器,这已经是第一百多次被关进私人牢房了吧,虽说已经习惯了,但坐牢不管从哪个意思上来说,都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三天前,父女两人来到大可国东北角的北凉郡,当地的一个豪强不知从哪里听说铸器大师来到了自己的地盘,于是拿了一些珠宝和黄金,让鲁成给他打造一把华贵无比的宝剑,鲁成自然拒绝了,豪强大怒,指挥喽喽把两父女抓了起来,鲁成虽然有一膀子力气,而且是个兵器大师,但是并不通武艺,打掉了几个喽喽的牙之后,还是被抓了进来,羽兰则直接乖乖束手就缚。

  要是袁立在这就好了,凭他的武艺,收拾这些家伙太简单了。羽兰闷闷不乐的想到,当时走的时候非要定什么三年之期,三年很长的好嘛,这个呆子。

  “兰儿,你说什么。”鲁成问道。

  “没什么!”羽兰慌忙答道,同时小声嘀咕着,难道我说的这么大声吗。唉,不想那个家伙了,不知道这次谁会救我们。

  父女两被关了那么多次,每次都能逢凶化吉,一是因为抓他们的人也是有求于他们,二是鲁成打造神器无数,天南海北的很多江湖朋友对鲁成十分敬重,一旦听说他有难,会第一时间来搭救他。

  正想着,小牢屋中突然一道光芒闪过,父女两人慌忙回头看去,只见两根胳膊粗的铁条上下两头同时断开,铁柱子发了一下呆,然后缓缓的向外倒去,一个“门”形成了。

  “来人救咱们了!”羽兰高兴的蹦了起来,只见地上出现了一个光点,然后另一个光点在不远处出现,父女两人随着连续的光点走了出去,一路碰到的人都歪在桌子上或靠在墙上,看起来好像睡着了。

  很快,两人走到了大街上。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恩公就是鼎鼎大名的轲殿刺客明仁吧。”鲁成对着前面的空旷处说。

  空旷处的空气似乎有了些变化,“是我。”

  “哇!明仁!这次竟然被明仁救了,太有意思了!”羽兰喊道。

  “听说明仁以气为剑,我鲁成很佩服,想来你也不可能用我打的剑,如此还承蒙相救,多谢了。”

  “不必客气,我明仁杀一人救九人,这正好是我救的第九人。况且像你这样的大师,又岂能让这般小人折磨。”

  “你知道袁立现在在哪吗?”羽兰突然问道。

  面前的空气变稠了,一个模糊的人形出现在羽兰面前,“袁立,他现在叫翁白,应该已经到了南封了。”明仁回道。

  “什么翁白?”羽兰疑惑道。

  “你口中的袁立其实是翁家军原来的军主翁守仁的儿子,名叫翁白。他现在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赶去南封了。”明仁说完,人形渐渐暗淡,离开了。

  陷入震惊中的父女两人却没有感觉出来。

  “翁守仁,竟然是他的儿子。”鲁成失神的说道,“也难怪,也难怪,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世,那岂不是意味着天下又要起波澜了。”

  “这个家伙,还说三年后一起找亲人,现在就知道了自己的父亲是谁了,也不知道跟我说一声,太过分了。”羽兰恨恨的说。

  鲁成看向自己的女儿,她的心思做父亲的又怎么会不知道,可是这个翁白如果是这样的身世的话,女儿和他在一起可就没有安稳日子过了。

  算了,女儿和自己在一起岂又过过安稳日子,自己潇洒一生,何必对女儿加以束缚。

  “走吧,兰儿。”想到这里,鲁成唤了一声仍处于恍惚之中的羽兰。

  两人来到北凉郡,是为了寻找长白山内的一种寒珀,这种物质溶于刀剑后,抗火性能将大大提升,父女两人游山玩水,行程本来也不急,但是被关在私牢耽误了三天,也是哭笑不得的事情。

  好在此地已经是长白山脚下了,鲁成赶到山脚僻静之处,和羽兰搭起了两座帐篷。这两座帐篷是秦博士送的,设计极为精巧,材料看起来像是蚕丝,十分轻薄,却又柔韧,秦博士让鲁成打造了四根软钢,把材料穿起来,装置在设计好的开关之上。用的时候,只需打开开关,向地上一扔,两个帐篷马上就搭成。这种帐篷防雨防风防蚊虫,重物压不破,山火烧不着。等到不用的时候,关闭开关,帐篷就收缩为两个拳头大小,十分方便携带。

  羽兰把自己的帐篷扔到地上,就去找柴火和水,等她回来,爹爹已经掏出了食材,两人简单煮了些东西,羽兰两手捧着爹爹做的杯子喝粥,眼睛盯着篝火发呆。

  “水儿汤汤,黄草荡荡,濯足沧浪,思念远方。浪儿卷卷,苇儿低低,着我鞋袜,系我情郎。”不知不觉中,羽兰又唱起了那支自己初见翁白时唱的歌谣,可是如今情郎已在天边,自己陪着爹爹在这荒山之下,真正是思念远方了。

  “当年翁守仁那柄刀,叫做普初刀,”鲁成的思绪却飘回了往事,“真正是一柄奇刀。单论外形就是古今仅见,刀像一面缩小的墙一样,是个长方形的方块,无尖无刃,重达三千斤,死在这柄刀的人,大都是被拍死的。”

  要是一般人用这样的刀,必将成为刀客中的耻辱,可是翁守仁身形魁梧,力可拔山,竟然和那刀相得益彰,而且据说那刀并没请人打造,只是翁守仁因缘巧合,得了一块异铁,然后自己用神力把那铁弄成了那个样子。自从翁守仁用那刀之后,别人才发现那刀身坚硬无比,很多有名的刀剑砍上去,连个痕迹都没有,据说翁守仁并不懂冶炼之法,也不知道他当年是怎么把刀弄成的。

  但是这奇丑无比的刀在翁守仁手中得了大名,江湖雅士因其简朴,起名普初刀。这把刀影响了很久的铸刀潮流。重刀孔峰手中的断月刀,虽是上古名刀,但是孔峰作为一个刀痴,拥有名刀无数,之所以一直用这把刀,也是看中了它和普初刀的相似之处。

  鲁成讲到这里,回头看了看羽兰,发现兰儿根本没有在听。

  “算了,我睡觉去了。你也早些睡吧。”鲁成苦笑一声,钻进了自己的帐篷。

  ;

看过《天下烟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