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天下烟尘 > 第五十五章 暗夜鸣琴

第五十五章 暗夜鸣琴

  方介儒和孔峰被安置到了外面的客房,东方百行、复中平、单外峰也退了出去,偌大的石室变得空空荡荡起来,岁月的痕迹在热闹退场后逐渐显现,石壁上水痕边的苔藓展示着坚韧的绿意,空气中的霉味因为石门的打开而冲淡了很多,月光几经周折,柔柔弱弱的散布入石室。

  翁白坐在石室正中的硕大的石椅上,即使以他的身量,石椅仍然显得略微有些大,翁白想象着一个比自己还要魁梧的身影曾经久久的坐在这里,眉头紧锁,而自己当年在椅子旁的书堆中爬来爬去,不禁黯然神伤,同时感到温暖。他情不自禁的抚摸着石椅,这朴实无华的椅子只是初具模型,看起来就像用一整块石头做成,而且并未加以雕琢,只是由于使用的太久了,就变得平滑了起来。翁白抬头四顾,在石室的一角,有一个凹进去的洞,看大小,显然石椅是从那里扣出来的。

  翁白手碰到了石椅旁边的一叠书,随手拿了起来,竟然是一本诗集。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

  世人见我恒殊调,闻余大言皆冷笑。

  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

  竟然是李太白的《上李邕》,父亲最后翻阅的,竟然是李太白的诗集,相见当年父亲壮年却仍然雄心不已,可是失意的阴影却总是缠绕不去。

  翁白突然感到一阵烦躁,把李太白放在一边,东方百行的话又钻入了他的脑中。

  翁守仁当时刚刚一个纵跳斩杀了一名七星社的二星杀手,忽然强烈的白光一闪,翁守仁感到眼前一花,一阵寒气浸入身体,一个形容枯槁的法师面色阴冷的站在远处,两手放在胸前,指尖闪着寒光,随着法师手势的变化,翁守仁身上的寒气愈加浓烈,一层冰霜开始在他身上显现,试图束缚他的行动。

  “装神弄鬼的无偶社。”翁守仁不以为然看了眼身上的冰霜,肌肉绷起,,冰霜纷纷破裂,一阵白气从他身上升起,身体的桎梏感消失了,他右手持刀,一个转身,朝向法师所在一刀劈在地上,未见地面有什么变化,但是远处的法师突然脸色剧变,放在胸前拿捏着手势的手急剧松开,迅速向下按去,法师的身体随着动作快速上升,但是看起来速度还不够,他的腿部血光一闪,两条腿从膝盖以下断开,法师脸色变得惨白,摇晃了一下,从空中掉了下来,口中念着咒语,手指向双腿,断口处开始发红,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血液停止喷涌,并慢慢的不再流失。法师面带怨毒的看向翁守仁,没想到翁守仁早已投身另外的战团,似乎对法师几乎造成致命一击的打击无足轻重一样。

  场景切换,翁守仁站在一个树林中,身上布满鲜血,宽刀插在身前的落叶中,他低头温柔的看着怀中的孩子,眼中满满的不舍,慢慢的,他的眼神变得坚毅了起来,他跳入树身的一个天然形成的树洞中,把孩子小心翼翼的放入树洞,强迫自己又跳了出来,抽出刀来,纵身跃起,一声长啸的时间,他已经离开了树林,来到了一片苍翠的草原,翁守仁破空之势劈开草丛,渐渐消失不见。

  自此,翁守仁再也没有出现过,大家都认为他已死,只是虎死不倒威,找了一处静谧的地方做了自己的临终之舍。

  一阵清风吹来,翁白从恍惚中慢慢的回过神来,他带着迷茫的目光又一次扫视这个石室,最后目光伫立在那些巨大的琴弦上,一共一十六根,看上去呈现黑色,却看不出是什么材质,翁白走了过去,轻轻的抚摸着琴弦,二十多年积攒的凉意从琴弦浸入皮肤,翁白的手一抖,琴弦发出一阵和鸣,打破了石室的寂静。

  翁白情不自禁的不断纵跃,拨弄着琴弦,琴弦也用纷乱的声音回应他,良久,他找到了一种单调但是和谐的节奏,琴声也跟着静谧、温暖起来。

  东方百行站在洞外,听着二十多年后又一次从石洞中传来的的琴声,泪流满面,他的身后,数百个战士默默的站立着,他们饱经风霜的脸色全部被回忆和柔情布满。

  方介儒从窗户看出去,“真是精彩的一天”,他喃喃自语道,这一天给他带来的冲击太大了,以至于现在的场面也无法带给他更深的震撼,他已经开始慢慢习惯袁立……翁白身上发生的一切可能,同时,在他充满书生意气的脑子中,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开始慢慢的渗透进来,似乎一个全新的世界给他开了一扇门,而仅仅是门中透漏出的光线就令他无法逼视。

  不知什么时候,孔峰已经站在了他的身旁,今天很难得的,这个话唠没有多说话,此刻看来他的忍耐已经达到了极限。

  “翁守仁可是个神一般的存在,”孔峰顿了一下,看自己是否引起了方介儒的注意,“当年翁守仁带着几千翁家军对抗朝廷几万人,还有七星社的一星杀手,无偶社的顶级法师,武盟的18位盟主,把那一干人马杀的狼狈不堪,十倍数量的朝廷军队对上翁家军,损失了两万多人,而翁守仁带着翁家军的那三个队长,面对当时大可国名头最盛的各路高手,更是杀的天下高手人人胆寒,三位队长起到了一定的牵制作用,翁守仁则让世人又一次震惊了。之前大家都叫他军神,知道他武功盖世,可是因为他很少进行非战争性的格斗,所以很多人并不知道他的深浅,一星杀手、顶级法师、武萌盟主对集合这么多人的力量围攻他一人还是有些不以为然的,但是事刚起,翁守仁一招毙掉一位久负盛誉的盟主,令众人心胆俱裂,一战过后,各大社团损失惨重,用了很久才恢复了元气”。

  孔峰说的兴奋起来,好像自己参与了那场战斗一样。

  “那战之后,翁守仁重伤死亡,翁家军不知去向,皇帝辗转难眠,四处派人搜查,最后发现了这里的秘密营地,朝廷先后排七次大军前来围剿,都被翁家军杀的大败而回。朝廷为了遮羞,不让提及此事,这个秘密营地也继续保密了下去。今天师傅的到来,翁家军可能要重现人间了。”孔峰感叹道。

看过《天下烟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