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天下烟尘 > 第五十四章 翁家军

第五十四章 翁家军

  “后面这些人,到底是出什么问题了?”袁立好奇的看着整个广场,这应该有多少人?一千?二千?更多?

  孔峰摊开手,“能说什么呢?早告诉你了,他们是一群疯子。”

  方介儒也摇摇头,表示了自己的迷惑。

  那个枪手站了起来,顺便提一下,他叫东方百行。

  “我叫东方百行。”他说。

  “参见少主。”这是他第二句话。

  “东方百姓?”袁立疑惑道,“这算哪门子名字?字数有些多了吧。”

  “东方百行。”方介儒偷偷拽了拽袁立的,“东方是复姓,你不会刚好没有听说过复姓这回事吧。”

  “这个家伙为什么叫你少主。”在这个场景下,一向后知后觉的孔峰反而先抓住了问题的关键。

  “少主,有二十二年没有见了。如果老主人在,首先一定会说你交友不慎。”东方百行说着,看了看孔峰。

  “二十二年不见,那时候师傅你还是个小屁孩吧。嘿,你别说的好像和我师傅很熟的样子,我师傅叫什么名字,说。”

  “翁白,我永远不会忘记少主的名字的。”

  “哈哈,一下就搞定你了。是叫袁立!袁立!”

  “当年老主人给少主起名字时,先是取雄鸡一声天下白的意思,但其中也暗含了希望少主像李太白一样做个文人骚客、富家公子、流浪剑客,老主人的遭遇,也许正证明了他老人家当初的困扰。”东方百行黯然神伤,“不过看到少主果然继承了老主人的神力,百行十分开心。”

  “等等。”袁立这时候才摸明白一点门道,“难道你认为我是什么少主,仅仅因为我这一膀子力气吗?”

  “是。”

  “会不会有些草率了。”

  东方百行看了看孔峰,“重刀孔峰,你在大可国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见识也广,且以力闻名,你说句实话,像少主这样的力量,你可曾见过。”

  “现在的大可国,没见过,以前的翁守仁……”孔峰突然瞪大了眼睛,像见了鬼一样,“师傅叫翁白,你不是暗示我,你们就是翁家军,而袁立就是翁守仁的独子?”

  东方百行看着他,没有说话。

  孔峰浑身发抖。

  袁立和方介儒一脸疑惑。

  “看来少主有很多东西需要知道,大哥,不如我们先安顿一下少主,一会再慢慢谈吧。”东方百行后面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人腰间别着一柄刀,他上前一步,提议道。

  “老主人的静修处被少主打开了,正好让少主安顿在这里吧。”东方百行后面背弓的人说道。

  “少主,向您汇报一下。用刀的这位叫复中平,是翁家军刃队队长。用弓的这位叫单外峰,是翁家军弓队队长。本人是翁家军枪队队长。老主人在时,翁家军刃队、弓队、枪队各一千人,经过最后一战,现在刃队余600余人、枪队余700多人,弓队余900多人。现在我们的战士最年轻的也三十多岁了,本来大家伙已别无他望了,少主偏偏这时候打开了老主人的静修处,真是天意啊。”东方百行感慨万千,不知不觉又说了一通。

  袁立愣愣的看着校场中跪着的两千多人,东方百行说的话仍在他脑中嗡嗡直响,“让他们站起来吧。”袁立对东方百行说。

  “现在,只有您有资格对三军下令了。”东方百行微笑道。

  袁立又楞了一下。

  “大家伙都起来吧。”他试探性的喊了一嗓子。

  “谢少主。”两千多声音同时响起,战士们站了起来,身姿笔挺,尽管他们每个人都有很多问题,但是整个校场没有一丝声响。

  方介儒感叹了一声。

  “请少主和两位贵客随我进来吧。”东方百行压服了内心的十米巨浪,引着一行人进入的山洞。

  山洞尽管有二十多年没有人进入,却干燥清爽,六人向前走了500多米,一个巨型石室展现在众人面前。

  石室左面,十几根很粗的琴弦从地面延伸到石室的顶部,有100多米长,袁立情不自禁的用手拨了一下其中一个琴弦。“嘣”的一声,琴音回荡在整个石室之中,清晰却不刺耳。

  石室的右边,从地面到石壁,写满了字,但是字面高低不平,看起来有些字是写过后强行抹掉的,也许这也是石室右边平白的比左边低了一米多深的原因。

  石室的最里面,有一缕泉水流下来,又钻入石壁中,泉水旁边,有一套陶制的茶具,一个红泥小炉,炉子边整整齐齐的摞着一些炭火。

  方介儒走到石室的中间,翻看着地上一摞摞的书,这些书有军事、历史、诗文等多个种类,被分门别类的放在一起。

  “老主人经常把外面的大石壁一放,一个人在石室中煮茶、弹琴、读书、写字、冥想,到了最后几年,大约是感受到了什么,一回到这里,就进入石室中,出来的时间很少。”东方百行看了看石室中熟悉的摆设,不由得黯然神伤。

  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涌入袁立脑中。

  “我好像来过这里。”

  “当然,那个时候,老主人经常会抱少主进入石室,少主有些印象是正常的。”

  袁立又仔细的打量了一遍石室,努力从脑海中搜索残余的记忆,却什么也找不出来,但是一种淡淡的感觉却又萦绕脑海,挥之不去。

  “那么,我就是翁白了。”袁立——翁白叹了一口气,一阵寒颤从他的头顶传到了脚底,他没有来由的想起了半和尚,也许那个贼秃早就知道这一切了。

  “哇,师傅,没想到你来头这么大。”从听到翁家军这个词后就一直沉默不语的孔峰,突然冒出来了,“虽然知道你不可能是个凡人,但这比我最狂野的想象还要疯狂。看来拜你为师,是拜对了。”

  孔峰哈哈大笑,同时拍了拍东方百行的肩膀,“咱们俩也是不打不相识了,现在起码可以叫一声朋友了吧。”

  东方百行和孔峰碰了碰手,“是的,朋友。”他说。

  ;

看过《天下烟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