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天下烟尘 > 第五十章 重要决定

第五十章 重要决定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天下烟尘》更多支持!

  时间伴着空间流动,不习惯用日期标识的人,总是体会不到时间的流逝。

  袁立看着铜镜,下巴和嘴唇上的胡须已经相当浓密,他把头扭向左边,皱了皱眉,又把头扭向右边,微笑了一下。

  “铛”的一声,三根钢爪从拳套中弹出,袁立笨拙的用钢爪修剪着胡子,长的割短,浓的割稀,两边对称,慢慢的,袁立的脸上草莽之气淡了不少,显得清秀了些。

  弄好了胡子,再看看垂过肩膀的头发,又觉得长了,但是割头发这件事,显然比割胡子要难多了,袁立移动了几次镜子,角度都很不理想。

  “文宁塔边有个剃头的,看来免不了要跑一趟了。”袁立探口气,看着自己脚边的小白。小白对修剪毛发这件事感到不可思议,所以趴在自己腿上闭目养神,听到袁立的话,小白站了起来,走到了外面的平台上。

  茶小儿正端着食盘经过,看来小白从袁立屋中出来,尽管已经见过多次了,还是吓了一跳。

  “英雄,您这又是要去哪?”茶小二绕过老虎,对着从屋中出来的袁立说。

  “剪个头去。”

  “剪头,那您得去找文宁塔南边的文师傅,那手艺,真是没的说。”茶小二笑着说。

  “好。走吧,小白,找文师傅去。”袁立拍拍小白的头,下楼来到旅馆的中院,跨到在院中欺负马的黒犀身上,朝着文宁塔而去。

  骑着黒犀,带着白虎上街,其效果相当于净街。好在汤阳城的人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适时的把道路让给这三个难以被忽视的生物。

  当然,也有汤阳郡其他地方来的百姓,或者其他郡县来的人,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难免虎躯一震或者花容失色,袁立看到他们,就会站在黒犀身上,朝他们鞠个躬,然后从怀里掏出银子扔过去,为人家压压惊。

  总之,由于阵容强大,再加上袁立的彬彬有礼,倒是从来没有发生过把行人惊散的情况,道路上也是井然有序,就连汤阳城平时那些耀武扬威的富家子弟、官家子弟,遇到这三个霸王,也是小脸煞白,远远避开——袁立教训的这种人,已经有几打了。

  “嘿,袁大英雄,现在又去云烟阁喝酒吗。”古怪精灵的采兰儿紧赶几步,跟住了黒犀的步伐,小白和采兰儿也混熟了,冲她低吼了一声,算是打招呼,采兰儿摸了摸小白的头。

  “喝什么酒,鬼丫头,现在才几点,我可是去办正事的。”袁立看见采兰儿,心情好了不少,弯腰一把把姑娘拉到了马背上,一串笑声撒落在空中。

  “哟哟哟,我们的大英雄要办正事了,请问您是要去鼎新馆训练啊,还是去带着平山队去剿匪啊。据我所知,这两个地方,您都有几个月没去过了吧。”采兰儿做出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

  “好吧,这两个地方我都不去。”袁立闷头闷脑的说,“我找文师傅剪头去。”

  “感情这就是您的大事了,啧啧,真正不得了啊。”采兰儿说的自己都笑了起来。

  “小丫头片子,你懂什么,我都几年没有剪过头了,这还不是大事。”

  “哦,这样的话,还真是大事了,不过看你这个人傻头傻脑的,还知道找文师傅这样的行家里手,是别人推荐的吧。”

  “……是茶小二推荐的。”袁立被一眼看穿,无奈的说。

  “就知道是。不过大英雄,要说您上次一场比赛赚那么多钱,我几辈子都赚不到的钱,您为啥不干脆买个宅子啊,还天天住客栈干什么?”采兰儿好奇的问。

  “房子太贵了。”袁立看了一眼采兰儿鄙视的目光,“好吧,是没必要买嘛,干嘛让那些该死的卖房子的赚我的钱,钱难赚,屎难吃,我还是留着干点别的吧。”

  “呸呸呸,说的那么肮脏干什么。况且别人的钱难赚,你的也是么?”

  “总之,”袁立义正言辞的说,“住旅馆就足够了,还有人伺候食宿,多好,何必买个房子呢。”

  “真是个怪人。”采兰儿撇了一眼袁立。

  “行了,我到了,你自己去云烟阁吧。”袁立抓住采兰儿的胳膊,把她从黒犀上送了下去。

  “嗨,轻点,你还真不懂怜香惜玉啊,好了,好了,剪你的头发去吧。”采兰儿一下地,竟然气呼呼的走了,把袁立闹了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文师傅的摊位就在眼前。他的行头很简单,一个洗头盆,一条长布,一套理发工具,几个小木凳。文师傅正为一个顾客修面,后面还排了几个人。众人看到袁立要剪头,纷纷想让给他,袁立赶紧拒绝了,规规矩矩的排队,不过带着一犀一虎排在队尾,让整个画风全部都变了。

  文师傅看了袁立一眼,面不改色的继续为顾客修面,反而是等候的顾客按耐不住,纷纷议论起来,性子活泛的,直接和袁立说起话来。

  “袁壮士,眼看就要打南封队了,南封队的烈阳可是大可国步战士第一,您有把握吗?”

  袁立想了想,决定还是不把自己和烈阳已经交过手的事情说出来。

  “嗯,有信心,不过这还需要汤阳郡队团结一致,虎步赛不是一个人的比赛,任何队员都很重要。”袁立想起了教头关岩对他的“外宣培训”,情不自禁的背了出来。

  “得了,袁壮士,这种话我们听的多了,我就想知道您了解烈阳吗,您对上烈阳胜算如何?”提问的人显然不满足于这种冠冕堂皇的话。

  “恩,我有信心赢他。”

  “那是不是意味着,您已经是大可国步战士第一了。”一个旁观的人问道。显然,这种场面,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如果之前烈阳是大可国步战士第一的话,那对南封一战之后,我应该就是大可国步战士第一了。”

  人群中一片嗡嗡声。

  “袁壮士,您有心上人了吗。”一个很突兀的问题传了过来,大家循声看去,原来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喊出的这个问题,奇怪的事,问问题的女人看着很兴奋,而站在她旁边的一个年轻姑娘则羞红了脸。

  大家哄笑起来,还有人吹起了口哨。

  袁立想起了羽兰。

  “没有。”他说。

  “为什么不找一个,汤阳城的好姑娘多了。”那个女人又喊了起来,笑声更大了,不少人跟着喊“是啊!”“是啊!”

  袁立略囧,回头一看,文师傅身前排队的人已经没了,急忙坐了过去,“喂,大家伙,我要安安静静的剪头了,请大家散了吧,啊,现在不回答问题了啊。”

  大家兴头正浓,自然不愿意散去,还是小白吼了几声,才使依依不舍围观的人群散了开来。(小说《天下烟尘》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

看过《天下烟尘》的书友还喜欢